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3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甚至閉上了眼睛。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說除了好聽話他什麼都不會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你,蓄留時間,在我漫漫的髮裡。每一根,都是雷聲轟然,都隱伏著一枝春天,腳步輕盈,尚未破碎。為你,蜿蜒的長長的黑色的語法,靜靜地在我腦頂茁發,飄揚,如同水母,蒐集了閃光,隨時預備纏結你雄厚的夜,以及我旖旎的心事,直至永劫。夏風瘖啞無聲,秋霜滑不透掌心,冬日暖不過你的胸窩,為你,季節錯序,我的光陰遲緩生長。為你,從髮梢抽出一絲又一絲、切膚的思念,說著透明而深邃的夢──天空摔落,在耳邊蹙成一種寂寞的回音。我能遺留幾許髮,而我們又能有多少十年?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葉時光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怎麼換了顆腦袋,還是一樣不可愛啊!〕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二三,午後,像是無數隻暴躁鬼「嗚嗚…」的哭著,天空突然下起傾盆大雨(於是一整個到晚上,默都在哼哼唱唱著陳綺貞那條有著這歌詞的〈小步舞曲〉),世界給搞黑了,要命,烏抹抹的,雨聲彷彿沒有盡頭,持續而執拗地打入耳朵,一點歇息的意味都欠奉,在上帝家中開演的這場家暴有完沒完啊!默不禁的在極度悶熱之中開始憂心起屆時會不會臨時取消的問題。所幸,那些殘酷而鏗鏘的話語終於也說累了。那同時,一路跟肌膚異常膠著的空氣,也暈開了些許清涼感。一切算上軌道。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詩人是我種的第一種毒,也是一切毒的發端、命名的起源。我餵食自己的名字,以黑暗以冰冷以哀傷的至大。我成就詩人的癮,將菸深深吸入,無話的煙滾落喉嚨、支氣管,在肺裏撕扯、怒吼,在絕對的金屬感裡,無聲無盡的滾落、滾落、………我建構了一道又一道的毒癮、我點燃了所有身體裏的煙火、我釣食了所有思維裏的呼吸。我以堅硬的失落挺進妳們體內,漫天的孤獨降下──我在毒裡化成一灘爛泥。純黑的蝴蝶從眼的窟窿,爬昇──純黑的花朵從耳的脈搏,嘹唱──純黑的光芒從心的迷幻,傾斜──我在紊亂的高潮裏品味到愈來愈透明的寂寞。最終,在無數詩的腐朽裏臻至成熟的詩人,必將穿越我柔嫩白皙的腦,中毒,也製毒,逐漸取代為主格,誘捕更多被空虛撞破的上癮者。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唯一真正從我們的愛裡分娩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新本格的錯亂之作。一樣以敘述性詭計作為製造意外感的器具。在這裡對作者如何將瞞天大謊種入書寫模組,就不詳述了,畢竟牽涉到最後結局的震顫度(但其實如果是推理小說看的量夠多的話,默一說「敘述性詭計」,大概就知道哪裡會是作者精心設置──擺明就是要誆讀者卻又要誆得很言之成理且像是高段刺客似的埋伏得很好──的關鍵點)。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野圭吾,一個幾乎什麼題材都能寫的推理小說家。當然所謂的什麼都能寫,目前指涉的是無論是什麼題材都能細膩的編入且與推理領域做結合的能力。東野這一點與另一個早早成為日本文壇的寵兒的宮部美幸頗有相似之處,語法也同樣平實,但對人物的著墨,又能有出乎意料的滲透感。只是兩人涉獵的人文群象與剖析的社會面向各有所好罷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鬼魅在我的胸腔、在我的呼吸,持續飛行。黑夜在我眸子裏造了暈眩,世紀性的暈眩。剁得粉碎的細雨,凌亂地舞進耳裏──風霜吹過了百年已疲憊不堪。我一直在下降。軟綿綿的睡眠將我腦子巨人群的行跡牢牢吸進去。我滾落一口井,深邃的黑暗,經由老靈魂們埋伏字語被時間切片的呼吸後,逐漸變得透明。大角度的傾斜世界上,繁花播放末日的聖潔香氣。我焚燒肉身,讓煙火絞結著記憶,蒸騰到蒼穹以上,融化上帝的臉頰,讓天國垂降。我樂意操弄地獄,玩自己心底的鬼,轉化更多的魅兒,我樂意………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放肆 我就是愛你 放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搖搖擺擺地直起身子來,像在跟整個地球往下的力量拉鋸、抗衡。真是笨重死了。那隻非貓的貓的呼嚕聲,突然有些刺耳,像是挫敗的機器毫無延展力的喘息?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六一六的晚間,在「The Wall」歷經櫻桃幫的金屬轟炸(明明──嗯嗯,《明明》這部電影好像會很有趣──是八點場,卻延至了八點四十,真是夠了):硬度不足,像是四個女人還在玩Rock,還不到足以型塑Rock的地步。其中大概只有〈清新早晨〉跟〈黑夜來臨〉,默覺得頗有說服力。晚上十一點,放棄encore,出場,殺到水準書局砍了一箱書(老闆跟老闆娘也始終如一風雨不改難分難解的在意見相左著,佩服佩服,真的),興致昂揚,返家。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往光流放的思維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款款地,我的笑語、我的迎合,令你無限迷醉。你正在最高的地方享受粗暴而狂亂的宰制。你在雲裏垂釣我身體的雨露。你沾沾自喜,你認定自己可以帶來漫長而偉大的高潮。而我的刀,夜夜夜磨得猶如寒流的刀,將戳爛那個只在你掌心騰動的夏季。以最甜蜜而深情的姿態,一如你所說的進入我般的進入你──掀翻你的血肉,雕塑你的疼痛,鑽研你的不可置信。我微微緩緩地切割,與你持續抽搐的淚和扭曲的寂靜一起思量、商議:如何能等分量地將你剁成一百截?太碎,就不能彰顯你對我的宰制──我怎捨得讓你想要在我的身體裏支離破毀的念頭從未獲得實踐?你的瘖啞和淚愈是歪斜,我的笑就愈是形狀飽滿。因為我完成了你、完成了你的壯盛、完成了你亟欲證明的愛我──還有五十截,要從哪裏繼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所擁有的未必然擁有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出場子,直接跨越馬路(很抱歉啊…因為日日日麻中,啊,錯了,應該是午午午麻),不假思索,走進Net,挑了一頂深色系漁夫帽(帽子簡直像是某種武裝的最後點睛,非得如此似的),當場換上,帶著被麻到有點快浮起來的腳步,往台視那走去。Starbucks,隔著玻璃窗,望了一下,席位:零。再來的Mr.Brown(以椅子舒適度跟空間感比總是很擁擠的綠星頭來說,伯朗是比較好的,但就是不夠優雅,Coffee口感方面也稍稍不及)咧?嗯哼,有位置,推門,先隨意挑個椅子放好提袋,轉往櫃臺,買了電子禮券晶片卡,挑個排餐,補差價要了杯新季冰咖啡(忘了名稱),結帳,拿了震動通知器,又晃溜到洗手間,撇出鬆緊度適宜的尿,洗把臉,抹乾,走出,拿起東西,目光開始搜尋,最後揀了具月弧狀、看起來最舒服的座椅,通知器又震動又紅點閃跑的盡責地通知餐點好了,順道請服務人員來收拾凌亂的桌面,將餐盤全都擺好,坐定。將湯灌掉,嗑綠翠的花椰菜、挖飯摻些醬汁、玉米送進嘴裡,切割肉排,啜吸飲料,迅速而確實地滿足到還未進食過的肉身。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徐堰鈴導演、【莎士比亞的妹妹們劇團】(簡稱【莎妹劇團】,還好有這麼簡短的稱名,真慶幸)公演《約會》的場子裏,看見【創作社】立社十年紀念作的DM,那設計瞅來頗有瘋狂而陰暗的樂趣,當晚連結到兩廳院系統。默思量著,嗯哼,位子還不錯,都在前三排,挺好,就把〈〈夜夜夜麻三部曲〉〉的票一次全都搞定(前兩部《夜夜夜麻》、《驚異派對》在六一0連演,《倒數計時》在一一二五。祇是也未免間隔太久)。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l Pacino,默認為的最棒最偉大的好萊塢演員。一個如同他詮釋的經典人物教父般巨大難以攀越的身影。凌厲、凶猛又堅實的演技,彷彿就要穿越銀幕直向默逼來的壓迫感,總是令默讚嘆不已。在這部默本來就挺享受的系列電影裡,加入了Al Pacino,更倍增了爽脆犀利的炫惑風味。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