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來,妳來,妳從潮汐之國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貓咪們蓬鬆如棉花的尾巴根部、是眸子盡頭綠油油不斷潮起朝落的數字、是耳朵裡一再拔尖的幽靈術語、是冰淇淋在手中融化了一截夏天、是子彈拒絕推進槍膛、是歷史的頭顱被改得不圓不方、是獅子在上帝面前微笑、是面目模糊的我崎嶇於妳條理清晰的生活之下。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0二七。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 為什麼我要祝你幸福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轉身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詩人寫詩,樂團寫歌,殺手寫下殺人步驟,恐怖份子寫下恐怖計畫,黑幫的首領寫下國家的名字,………一切都是冷的,在地心的熱以上,所有都是冷的,這是鬼魅的國。在聽不見的地方,我們的耳將吞嚥金屬,如一片銳利的巧克力在滿嘴的剛硬裡驚,在青蛙與蝌蚪之間我們消費季節性生產的黃金,很美,那是肉身玫瑰,當一枚傾斜的王,為銷匿的人們,吶喊天堂!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11.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帝企圖使我們美好,我們企圖撕碎獅子舔血肉蜂蜜。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貓帝把自己窩進秘密巢穴,任憑那笨蛋再怎麼呼喊,都無動於衷。我這會兒想一個靜靜,而且還得想法子孵出睡蟲。貓生而為食跟睡啊…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0二0。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個光正吋吋毀損的國度,十月,是富麗堂皇的廢墟,逼近黃昏市場,叫賣的全是又聾又瞎的官僚,兜售著如何打沉一座島的策略(同時也是屠宰),哲學家只想提早歇業他們的寂寞,知識份子還在娛樂式的道德中打轉,舞台上備受矚目的永遠是性交而不是靈魂漏出了肉,劍客,哦,抱著比蒼老更老的劍的老劍客們,已經罹患失憶症。是,是的,我,我是一個十月的男人(也即將成為劍客),正一寸一寸被時間剝掉我的皮,被晝夜的絮語磨蝕,被其他其他平行世界的我固定在這裡。我站在十月,不往其他月份的牆,怒放蒼涼的行影。是十月的男人,我是,懷抱著當一個十月的老劍客的妄想,站在十月的國境之上,站在看似愈發青春的夜底,更快更無以倫比地繁華地老去,啊,老去,像武器展示會槍砲環伺的劍一樣的,老去。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被自己的失聲尖叫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零一六。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高速地死進肉身玫瑰裡。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總是以為已走過的歲月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唐諾之於Lawrence Block/勞倫斯•卜洛克真像是Susan Sontag/蘇珊•桑塔格之於Benjamin/班雅明或者Benjamin之於Baudelaire/波特萊爾(在唐諾目前主導水準之高令人咋舌的【一本書】書系裡也見得了《人造天堂》、《發達資本主義時代的抒情詩人─論波特萊爾》),這種精神紐帶從來就能真正地在默的心底產生練結,那才真正是血脈或繼承者的意義;透過了唐諾對Block的滲穿,我們甚至可以看見一種或更多的「閱讀的可能性」,一如讀Italo Calvino/卡爾維諾《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時所產生的震撼「原來小說也是能這樣寫的」,唐諾的讀也讓默有種「哇,原來小說也能這樣讀的」。在書寫者不斷往「小說的可能性」挺進之餘,少了唐諾這樣深刻的解讀者會是多麼令人遺憾,真是想都不敢想。如果還有誰的導讀是在讀完該部小說還會翻回來讀(或者一再地讀)且讀出一種滋味與深度來的,那就非唐諾莫屬了,甚至那往往不亞於小說本身,或者就如同唐諾另一組導讀的、由Tony Hillerman所寫的納瓦荷警探故事裡的「荷佐」一樣:回到和諧的身心。唐諾的導讀與其所讀的小說,總是可以微妙地融合,然後安頓在默的體內。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10.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愛妳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忙了好大一陣子,還是瞎忙?或者,好長一陣子?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停止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