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摸著那個鏡子。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狗眼睛是濕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是偶爾地會想起三種食物:牛排、炸雞跟豬排飯。而且是要命地急迫地想,像是沒吃到體內就會有個小小的東西瞬間被消滅了一樣。真嚴重。為了救贖自己,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路人是沒有名字的,路人的臉總是長得斜斜的,顱骨先天性的噴滿了霧,路人通常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都明白相愛不一定會永遠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17.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整個完整版裡,首部曲中場休息前的那個場景,最震懾默。滑滑板似的將方才演繹著故事的轉盤快速推入另一個入口,在深遠的感傷氣氛的配樂之中,一道一道轉盤出現、隱沒。那上頭沒了人,只剩下靜止的物品,彷彿先前鮮活呈現的故事像是沒有發生過。宛若真正留下來的只有記憶。看著那空蕩蕩卻又繚繞在默腦海的轉盤,震動密度極高的敲進默的骨子底,彷彿要震散似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二二三。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碰巧走到另一個房間的門前。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半場,喬裝王孫公子的莊周來也,說是要拜師的,於是裝腔作勢的想要留在現場守靈七夜。這場戲無與倫比的荒謬,將故事的走向帶往極大諷刺感裡去,也紮紮實實讓人在靈堂前屢屢不由的失笑了。而吳興國這時的輕浮輕佻,大異於扮演莊周的模樣,連腳步都輕飄飄的,實在不怎麼牢靠的一個人,並且那種窺探的眼色鮮活地流淌在台上。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二一六。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流言(裡)死去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把瞳孔從原來的點往上飄高,盡可能的飄,並抓起眼睛就丟,丟高,丟遠,丟到滿天神祇沉睡的場域,撞見,撞見那些風化後的神聖、那些只剩下寂寞的碎片的神聖、那些眾神都已被殘敗的神聖──撞見神聖的最後莫非囹圉。雷或者電都是老去的天空的縐紋,都是沒有知覺的,是麻木的無意識的反應,是虛幻與機械的。在神聖的尾端裡,存在的都是陰影,真正深刻的不可測的從來是影子,祂們都不再聽神說話,不再有耳,不再有神的置入介面,祂們在人的腳底下延長變換、伸縮自如,與日光與黑夜共構平面性的誓約,並在自身的囚禁,活出神的氣度──即便是偽神的,仍是柔軟而堅實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日本的各式料理節目裡,老是會瞥見所謂的「成人的風味」。這個國家真的很神奇,總喜歡在很小的事物上玩出一種狀似偉大的旨意(其實當然那是偉大的沒錯)。只是當偉大兩個字簡直像是標語一樣後,那可怎麼樣都讓人沒法覺得信服(而且說到偉大,總不由的想到那些殺人如麻的人是所謂偉人的這種國族上公認的邏輯,更讓默的腦袋有種裡頭的東西全都在移位的不適感),至少在默這邊來說,是這樣。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只想唱一首情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肉的極限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一個女人最適宜的型態就是被吃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微微憂慮的聲音 你問我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16.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是最甜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