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3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愛我?」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盧基揚年科的〈〈巡者〉〉系列正風風火火地橫行(──第四部《終巡者》的行軍更氣勢猛盛了)。不過那真的是合理。看了不少邇來快速在島國書市累積數量的奇幻類型,這一套〈〈巡者〉〉的精彩度,竟全然不遜色於恐怖之王的〈〈黑塔〉〉七部曲、老祖宗的〈〈魔戒〉〉三部曲或者Robin Hobb包括正傳及後傳的〈〈刺客〉〉系列(──當然默的首選依然還是〈〈地海〉〉系列。很個人武斷式的偏愛),無論是透過影子進入幽界的設定、獨特的光明與黑暗的大和約(光明與黑暗必然共生),以及對奇幻小說敘事可能性的開拓,都足以和群雄爭鋒。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魔兒的臉有種笑的表情,或者至少很接近那種意味。很討厭。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 一六,午後,在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那麼鮮豔 不會一直那麼鮮豔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劍》是默心目中迄今最好的幾部武俠片之一──即使這幾年來風風光光的這種類型片大製作了不少片子,但還是絲毫無法損及《七劍》的光澤,且反倒是愈發遮掩的,一如李安的《臥虎藏龍》──它站在強調山林詩意的儒俠式的《臥虎藏龍》的反向(當然也站在文字清奇淡泊的原著作者梁羽生的反面),騰翻出另一種江湖的氣味,草莽的血腥的殘暴的,以及更重要的是超越這一切的落拓與及灑脫(而灑脫一直是徐克的江湖世界最動人的層次)。當然默也享受著那對黑澤明《七武士》近乎致敬的趣味(並且涉及了改造。說到這個,不知道為何腦中竄起了港片有些久遠前的模仿作《七福將》──另名《忠義群英》──中,鄭少秋最後對壞傢伙違誓的場景。為什麼呢,這是?)。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行越獅子眼球的邊緣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女人把男人親手用鐵絲做的魚鉤塞進自己的陰道,一如男人更早前將魚鉤吞入喉嚨的自殘舉措,在男人划船離開他們的黃色船屋的時候──這是金基德《漂流慾室》的其中一幕。接著,鏡頭帶著男人將船駛離的畫面,遠方傳來一聲痛極了的嘶吼。那是那個從來不開口的女人(片中演員徐倩絕無台詞,頂多就是叫床;這似乎也是金基德戲裡演員的共同宿命)扯爛了自己下體之後的反應。男人開始照顧女人,動作一如女人先前對男人的照顧。最後,男人靜靜地摟住女人,替她挽髮繫住,也幫她插朵了花──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勢必奔踏爾等的血肉而過,以骨頭盛誰的獨奏,將時光倒入耳朵,飲盡。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妨更快 恨不得更快 將華麗眩惑的鱗與皮拆卸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海報上看,《命運決勝點》實在不像Woody Allen的片子,那畫面太動作或驚悚類型了些(黑色的基調跟強調人物的強硬線條。許是片商的操作?),一點也沒有伍式叨絮感。倒是和片中那艘遊艇同名的英文片名《Cassandra’s Dream》比較有那種味道。不過電影一開始,一對兄弟討論著是否該買下遊艇,那靜靜淡淡、沒什麼煙火的鏡頭(尋常可見的風景與對話的節奏),還真是這個神經兮兮的老頭的風格哪…也就是從那艘小遊艇開始,一樁被說得很輕、很輕的悲劇,緩緩地被推演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心情大好。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 我可以跳進去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並沒有給我的 那些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 0一。晚間時分。在國家戲劇院。一樓六排七號。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雷的故鄉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陽光多麼燦爛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聞那些攸關於妳的事物,被磨得相當薄,特別是氣味,幾乎無法經由高潔的轉著狗尾巴的翻譯程式予以辨識,(記憶體似乎都燒乾了),聽聞都是灰色的,聽聞都是流沙,聽聞並不是生鮮淋漓的吟唱,聽聞即便是天空向夜的靈魂絮語也趨於朽壞,(如果、如果說巴別塔或雷峰塔在人們的舌尖崩塌了),聽聞妳在別人的聽聞裡依然頂戴一身白骨,在人間鑄造美麗的偽幣,繼續,繼續,(水是女人做的、花是女人產的),聽聞著各個震散了的孤獨,聽聞………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患了胰臟癌的女孩子,原先一直勉強著自己,即使在化療時仍舊可以細緻的體貼的迎向戀人所有溫柔的呵護(即使丟了工作也都要回家陪她),把家裡照料好,每天都有豐盛的晚餐………《塚愛》的前半部就在這種溫情氛圍中進行,一切都還暖暖的,即便有著悲哀的預感。不過一如《森冤》、《C+偵探》般的兩截式結構,再度現身,鏡頭語言逐漸轉向陰鬱,冰冷的氣味開始散露──女子甚至連想跟自己的男人做愛都辦不到(疼痛感比愛情更立體地佔據統御了她的身體),只能求戀人緊緊抱住她,兩人一起痛哭著;再加上掉髮的事件,使她全面性地轉向封閉性的自我(銀幕切割出一場兩個人背對背的戲就已徹底宣示;且她同時開始採行民俗療法,變得非理性的光景──換言之,連科學與文明都被背向了)。而這種推拒、這種長久顧慮病人的疲憊,也導致戀人發生外遇。於是,這之後完全就是電影裡頭的恐怖形式的降臨了(默寧可不把這後半段視為《致命吸引力》那一類的道德指摘,而是更生命無可應接的疾病之憂患)。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