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的《八百萬種死法》(臉譜,易萃雯)讀到這樣的說法:「任何人的死亡都損及於我,因我與全人類息息相關。」(文本引英國詩人約翰‧但恩的詩句。)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寒山〈杳杳寒山道〉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來不曾是女人的歷史。這是男人的,醜陋、敗壞而殘殺的歷史──各種暴虐的對待充斥著,誰的拳頭硬誰便擁有了詮釋與定論的權柄(多像是在比誰的陰莖大根啊)。而許多人還目之為正義,目之為重要的價值。雖然默也真不明白究竟這種歷史有什麼值得捍衛的究竟它哪裡應該被傳承。不過敢情這個世界就還是這麼運作。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摩擦字跟字
   擦出火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些成了廢墟的約定還在稻草人的眼窩滋長
           田園詩的瘡孔裡生出腥臭的魚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並未確實遭逢世界大戰或其他猛烈而兇殘的戰爭的默這一代人來說,血肉模糊、明天不會再來的風景,往往是屬於電影的,譬如《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黑鷹計畫/Black Hawk Down》。即便再怎麼凌厲,都是虛構的,都是遙遠的場所。甚至因而產生某種傾慕,好像還非得也來個大時代一番被歷史的狂潮沖刷不可。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
   衝上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直對搖滾樂有著是突破是衝過的認知。那是勇猛的,對體制持續性地衝撞、破壞,不無條件接受現狀,那是種妳幾乎可說是兇惡的音樂形式。而就是這種惡就是這種凶,聽來何其的美好。彷彿那在喧囂的咆嘯的聲音之後,有著沉痛而寂寞異常的希望,向著這個世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別忘了並沒有不孤獨這回事
   誰對誰的疼痛都必然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真的開始有非常、非常不妥的感覺跑出來。老豆的笨腦袋裡頭突然有個什麼東西蹦得很直。很直。像是我們貓類兩耳貼伏時那直豎的尾巴。怎麼回事?「天空之石」是危險的東西?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是從神最深的眼球底挖出的
       光妳不要即便就要被黑夜磨成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恐怖小說或恐怖電影常見的一個設想是:死人復活以後,他還是那個原來的人嗎?譬如Stephen King的小說《寵物墳場》及改編的同名電影《禁入墳場/Pet Sematary》(英名同,中文譯名不同)或者日本偶像劇《銀狼》其中也有個單元處理到這樣的議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卡夫卡/Kafka寫了一部未竟之書(他的未竟之書還真不少,包括《城堡》、《審判》,而這樣未完成的文本居然開創了存在主義以及現代小說的孤絕風景怎麼想都很神奇──還是書寫不圓滿反倒更保有可能性如曹雪芹沒寫完的《紅樓夢》或者金大山庸先生那胡婓劈與不劈的一刀?)《美國》(時報出版,陳蒼多譯),文本中的少年被誤解被曲解被逼向孤獨的荒原,那些對他充滿善意的人尤其會粗暴地詮釋他的行為。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跟一個人去旅行
        我總特別喜歡焚燒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績〈野望〉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投擲
   那些過於早熟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一個門外漢來說(或應該用「野外人」這樣的字眼來自稱),往往閱讀是沒有包袱的(這裡的閱讀是廣義是指對任何事物的涉入都可這般稱謂),於是劇場看戲這回事總像是自我檢驗,無須背負某種巨大的認知,就只是上路,只是在那段時間把自己塞進那個空間(──而這其實不獨戲劇,包括詩、小說、電影任何種類的不都如此,默總是不站在構成體制內而是站在野外用己身的眼珠子與意識記錄並分解)。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是男的(查甫)?還是女的(查某)?」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夕陽跟骨骼之間
   存在一種天橋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相當奇妙的是,流浪(或者用另一個較為積極的字眼:旅行。而其實兩者之間的分野似只差別在一個是永久的移動,一個卻總有個地方得回去。但他們的態度其實是極為一致的)幾乎成為某種對抗生活與平庸的路線。背包客滿天下的風景似乎也愈來愈常見(甚至多的是相關的網站與書籍有人沒事還要去轉山呢)。包括默以為島國最好歌手之一的陳綺貞也熱愛旅行,邇來的JS還唱了首〈愛情背包客〉,對了對了,【雲門】還有流浪者計畫呢…周邊也不乏這樣的人。確實。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