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陽光在窗外肆虐
  就是各種紅色的枝節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瑪雅黛倫/Maya Deren在《暴力省思/ Meditation on Violence》記錄一個打拳法的人──像是跳舞一樣的,大量的圓形運動──任意便到了室外(時間的連續性在不同空間的穿梭但一致的身體動作裡完成),又回到室內(以倒轉鏡頭),敘事充滿爆炸式的可能性。整個空間線索的大破碎。而時間的意義也就無比輻射了。Maya在此影像文本將武術跟舞蹈作結合,而十分神異的是這個暴力過程的馴服。透過拳術、刀法的演練,理解、釋放訓練身體的暴力本質,旋即又大器大度的回縮到自身。那個環狀似的去返,委實讓默震驚。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古龍、溫瑞安在武俠類型裡都寫過一個設定:一個人或一群人為了一次任務,長久地訓練著某一招式或某一種殺人方法,便似神風特攻隊。他們總是重複重複地演練(是百般無聊的嗎?)。汗水和疼痛交織的歲月。那是封鎖的國度。極度擠壓。殘苛而意義明確到妳便感應到某種可悲的曖昧了。意義翻轉。連帶封閉突然就有了開闊就有了自由。彷彿他們的生命就在那一刺裡完成圓滿的宿命。即便那具備殘虐的氣氛。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那樣一個女子。跳舞‧跳舞‧跳舞。還有字。有著許多姿勢的字。一個跳著舞跳著跳著便跳進了字的女子。字也在跳舞。。並進到黑暗房間。變得更黑。變得更微小。她在眾多喧嘩之間。她是靜的。有一張靜的臉。而哀麗。深深受傷的靜的一張臉。臉那樣靜,而舞,而舞,卻是灼熱的,蒸騰的。傷也像是字也像是舞。一寸一寸都是疼痛。她在不可挽回裡。她在滋養(咒詛)(事物)(姿勢)。她是洞。她是河流。她是所有的旋轉。她且靜止。那樣一個女子。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繩子長在妳的身體

   還有海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再吸了一口氣。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到萬花筒,《向》真的是萬花筒,導演可以運用的元素太多,乃至於集合體之盛大確實是近乎遊行的體質了,譬如歌唱有魏如萱、蘇打綠,偶像魅力有張鈞甯、陳柏霖、楊祐寧,詮釋的深刻性有堪稱劇場女王的徐堰鈴及感覺很餘力悠適的梁小衛,也有包含周明宇在內的歌劇唱者,魏沁如帶著扭曲而疼痛的舞蹈設計,幾米的背景繪圖,【人力飛行劇團】的表演群體,豐盛的舞台效果,陳建騏動人的音樂設計,以及最重要的夏宇詩詞(的偏執),因為能做的、能運使的資源太多,導致甚而繁雜地編造了更多枝節出來,但故事骨幹裡頭的寂寞卻只在文本最後的毛毛兔飛了起來有震悸到的胸腹一帶(水便要湧上眼鼻了)。其餘時分的堆疊,就像是隻肌肉過度肥厚的老虎,垂了個大肚子,搖搖擺擺的,他便算張牙舞爪,也是凶猛大大不足,並有點好笑呢…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宇愈混樂隊》(陳柔錚出品),一年前試著在博客來網路書店訂購,卻不可得,遺憾到感覺肺臟會爛去,或至少是塞滿一籮筐的枯葉。前幾週,偶然到誠品西門幫三弟取回《航海王》漫畫(當然中譯第一版《海賊王》的名字確實比較屌)時,赫然就在櫃臺邊發現(差點眼珠子沒滾出眼眶)──默想,島國還是有繼續美麗(如果夏宇能繼續討論厭煩讓默繼續越過那些無止限的繼續)的空間與希望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身 就會是 所有名字的邊沿 所有的牆 所有黑色的心臟 我們轉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給《海角七號》以及其他仍然燃燒中的人們

   海是沉睡中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駱以軍透過《遣悲懷》(麥田出版)寫了九書(整體是二十個章節)與死去愈久她的生命力與愛情就愈能割開默的心臟拋出空無一物的疼痛的邱妙津對話(駱的記述是回憶還是編造的現實呢──重要嗎?回憶不正是種編造)。那是到達不了的(情)書,是在記憶裡歪歪斜斜挺進的(情)書,是對一個女子最溫柔也最玷污的(情)書。

   駱的對話導向的是邱妙津的《蒙馬特遺書》(聯合文學、印刻兩版,前者無十五、十九書,後版補入)。並且妳仔細一瞧,在邱的〈第二十書〉裡提到她反覆讀了五年的紀德《遣悲懷》。於是駱以軍私欲般的界限對談便便深情了起來。彷彿他的猥瑣他的逾越性別他的猥瑣狂亂都是那樣純潔的思慕。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給更多被花吃了的女孩們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音樂跟跳舞。聲音、聲音。各種聲音漶流。少數。花的族群。美麗的吃與被吃。美。詩的節奏。詩的心跳。一部用影像濕潤詩的電影。一部用影像寫花的電影。濕潤與寫,那是花的姿態。姿態,我們有陳綺貞,陳綺貞有〈花的姿態〉(收錄於《華麗的冒險》,吳佳穎詩原作,艾迴唱片)。「我的花讓我開\我的花讓我自己開\你適合你的\我適合我的\垂敗\………這個世界像蕾絲般柔軟\在我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甜蜜的愛情之前\………我的花讓我戴\我的花\讓我自己戴\你擁有你的\我擁有我的\盛開\………」。喜歡姿態。花和姿態。擁有花的姿態的女孩。是花的女孩。女孩的花。女孩曾經都是花。過去是,或許未來也是,她們都還是花。花是會奔跑的。跑在大雨、跑在夕陽底下。跑。花是一種奔跑。花背著她們的美麗跑。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有物的形總是蘊含著某種想法。譬如台式或中式餐廳常見的圓桌,便有著一家團圓和樂而食的意味;譬如武器總是長條狀的,默便老以為自己撞見了他物化的陰莖,一根又一根的量產,沒完沒了地傷害著世界;譬如一本詩集的樣式(如果詩寫者能夠對出版物產生實效的編制意志的話)往往承載了某種曖昧或明確的概念──最能指出這一點的,仍舊是夏宇,其《粉紅色噪音/Pink Noise》(最近增訂版上市了,真要命)不正透過透明紙頁的型態收藏著粉紅色的雜音般的字句嘛!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賴明珠譯,時報出版。以私人偏好值來說,這是默最喜歡的村上春樹小說。以下簡稱《世》)寫了透過腦部「洗出」、「洗入」進行資料保密守護工作的計算士以及在另一個世界在圖書館從骨頭「讀夢」的「夢讀」的故事。使默著迷的設定。兩個世界。相關與毫不相關。與影子對話。展現了從容而近乎高雅的冷冽。那感傷像是在緬懷著感傷,而已非感傷的本體。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九月開始讀起黃碧雲。從王德威編選的那套「當代小說家」(這是認識並碰觸當今華語書寫最使人驚豔的一套書系,猶若盛宴一般)的《十二女色》開始,歷經了《七宗罪》、《沉默。喑啞。微小。》(亦是本月【讀書會不會】實體版的討論書目)到《血卡門》,一步步滲入關於女性身體、舞蹈和書寫之間某種如隱喻般的血緣。不可分解、不可分解。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房子之上
     風中的我一再復活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最後了 最後
   我是死亡的倒立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這樣的,夏宇在〈太初有字〉這麼寫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