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4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卡夫卡/Kafka的《美國》(陳蒼多譯,時報出版)敘及了一個遠離故鄉的少年卡爾‧羅斯曼被父母流放到美國的故事(因為他讓一個女僕懷孕)。美國是作為一個遠方存在於文本。類似於美麗手勢。而即使是那樣子的美麗手勢,依舊改變不了生物的孤獨本質(語言是對抗孤獨感而不是對抗孤獨,孤獨是無可對抗的)。Kafka仍舊讓卡爾在那遙遠的國度裡不停地遭受誤解,遭受各種各種語言的歧義與判斷。判斷在某些層面來說都可以是誤判。一如艾可/Eco所談論的閱讀都不免於誤讀的風景(《誤讀》,張定綺譯,皇冠出版)。人與人的溝通往往如同閱讀般的以錯誤扭缺的形式彼此挺進而持續錯過。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不消找了
  我就在那裡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了一張照片。那是張有著藍天白雲作為背景的照片。一個女子站著。別過頭去的姿勢。是剪影。一抹輕煙似的哀愁溢出相片。憂傷。感覺有個什麼,類似心的東西,正在那影像之間,傾斜。或者接近於傾倒。妳甚至嚐到了鹹味。淚水安靜地崩壞在無聲的地方。也許那地方是骨頭的深處。或者很接近到靈魂的某個端點。一切都那樣細細小小地隳壞了。那頹壞惹人憐惜。酸楚氾濫。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藍色的到來
  牆就在眼球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正演練臉頰的
  時間性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說:很無聊。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隱匿者的變形記。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得有那麼一回,戴著安全帽,兩手空空,在街上走。至於是什麼緣故是什麼情境在哪個定點(譬如在夜市機車壞去?之類的),默已不復記憶。總之,默戴著安全帽走在路上。左前方,一輛摩托車呼嘯而過,停下,又用雙腳撐在地面,慢慢頂回來。很費工夫。到面前。那人問:「你幹嘛?戴著安全帽走?」想來默應該有回望他。想來這疑問應該是被空氣消化到更深的沉默裡。想來是沒什麼結果。畢竟被問的默很莫名其妙。問的人八成也莫名其妙到極點。如果那真的有個「妙」的話,關於戴著安全帽在馬路邊走。只是──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忘不了蔡明亮的翻轉。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經。曾經。曾經。我是那個倒影。來自於妳的柔軟。來自於妳的魚
  來自於妳的水。靜靜繾綣的水。魚是我的思慕。水是我的愛。而妳是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是歧異。原始的面貌。
      難道應該被誰的夢燒過。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駱以軍新近上架的《西夏旅館》附了本小冊子《經驗匱乏者筆記》(非賣品,印刻出版),以詞條的形式(另外還以這種形式,收錄了蔡逸君寫駱以軍的種種,很有趣的企畫),他敘及諸多留在記憶裡的經驗(閱讀各式文本的經驗而非他的人生現實經驗),例如其中一章〈騙局〉,便談到「我覺得騙局的逆反………是不需要動用魔幻技術而能讓小說後空翻的一種好方式。」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別的辦法
  形式從這裡延展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斷裂。首先注意到的是斷裂。沒有接縫。這裡到那裡,並非銜接。而是。而是斷裂。文‧溫德斯/Wim Wenders的《歧路/The Wrong Move》處理移動的方法不在於點與點的連接。他讓點和點斷裂。沒有線。不是跳躍。而是,沒有敘事線。默便想起《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卡爾維諾,吳潛誠校譯,時報出版),突然的開了一個頭,又突兀地終結。那完結性很大。也很殘缺。或者正由於殘缺,那些故事才能邁向完結。終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女子在雨裡嘆息
  很快我便淋濕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世界。當然妳也別忘了這同時是個相當偏狹乃至於美被蒙上一片歪斜的灰的世界。有稍稍碰觸到了某些心靈的邊緣妳便奇異地返回純真,也就有宛若無色無臭的惡意輕輕地襲來妳便渾身無以制停的戰慄。當然更多的是無知覺的朦朧。連曖昧都到不了。那是留在單機制裡的無以審視制約力的群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孩子的白色們
  雨在天上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到蛋,個人還蠻喜歡的,無論是可以放到嘴裡的各式各樣的蛋,還是實際上掛在女人身上大小不一形狀多多或豐饒或平面的蛋,隱喻性或者一般性的,很傷腦筋,全部都喜歡,吃(當然這吃也就同時有了象徵意味)。蛋的殼同時也是默所好奇的。那其中似乎隱藏了某種意味。非常耐人尋味的,關於誕生和世界的,某種意涵類的東西。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