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after four

  這是妳離開的第五天。想念,啊,想念,那是什麼形狀?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fter three 

  這是妳離開的第四天。想念究竟是在哪裡產生作用的呢?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後的時光
  我是夢中男子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fter two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情是這樣子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fter one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段式故事的《愛神/Eros》,是由王家衛、史蒂芬‧索德柏格/Steven Soderbergh,還有老導演米開朗基羅‧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分別拍攝一段組成。三種風格,豐饒多義。那是默頭一回看到聞名已久的安東尼奧尼/Antonioni(有《情事》、《慾海含羞花》、《春光乍現》等等一長串從未得見的片單)。肉體性的美和寧靜之下,是愛情所向披靡、複雜深邃的顯示性。他真有辦法把性愛拍得極其誘人卻也破壞性那樣隱約地就刺進默的胸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e first word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嬤。於默,是種慈祥的生物(不無失禮或者不無尊敬的寫下這等稱呼)。一個好像會給妳溫暖的懷抱的長者。讓默想與之親密。但不知怎麼的,那孺慕卻又必須以分外疏離的型態現露。很遙遠。總是無法坦開。即使想念即使關懷著阿嬤近日身體的變化。即使一般論而言,那是個終究會辭行的身影。這想法就油然地有了哀鬱之感。那身影怎麼說都有著悲壯。必然成為昨日的悲壯。易水之人。即使如此,但就是必然會隔開式的處理這樣時不時冒上心頭的想親近感。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多數時分,在昏黃燈光下,一截影子看來總那樣哀愁。像是它獨立在身體的意志之外,作為一種情感的延伸,有限的形,卻能無窮盡。無聲的沉默者。黑色的鏡。無有來無有去。若然將它扯起,立在這三維空間內,影子會是什麼樣子的視角看著這世界?像是〈〈巡者〉〉系列般的那是進入幽界的入口?還是村上春樹式的冷酷異境那些擁抱著心與記憶在寒冬中死去的影子們?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三角形。一女兩男的組合。屢見不鮮。有駱以軍與妻與妻藕斷絲連的前男友的溽濕的愛欲時光。有《喋血雙雄》盲女與殺手與警探的複雜糾葛。有安達充《H2好逑雙物語》的少女與兩名英雄。有《美味關係》的天生味蕾女廚師和霸道男廚師及溫柔助手。有《挪威的森林》直子與渡邊與Kizuki的死者與生者的邂逅與再返。有《夏日之戀/Jules Et Jim》的互毀性愛戀。………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坐好細看身體的角落∣和細雨在底片相遇∣把妳再挖深些 ∣就是豹子了∣
∣我慢慢坐好然後  ∣種植幾株驚惶的藍∣深到見不著  ∣暴力的白色∣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站在室外高台上等候入場時,風涼爽得拂擦而過。試著用手捕風。乳頭興奮得挺立。沒有顫抖。不夠冷。不夠。骨頭還沒被刮裂。身體還那樣驕傲,彷彿世界小於默的意志。但。但那所謂的意志隨時都會在世界的變動之中不堪地崩散。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孤獨的情感不必麻煩友誼

  說到友誼,雖然不是感興趣的部分。不關心在一定名義下的友情。朋友什麼的都無所謂。合來不合去。乾脆明瞭無負擔。不。或者應該說迄今固守著自己只有六個朋友的此一事實,只是為了排除自身以外的任何傾向於關懷的姿態。即便這六人之中有人已死有人已漫長的幾年未曾聯絡有人被的冷冽深深地戳傷。仍舊無意替代任何名字。這是基於孤獨的必要這個前提。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呼喚的名字。蘿娜。蘿娜。一個移民者想要爭取新國度的身份想要幸福想要戀人就在身邊一起開家小酒館。而代價是付出她的心。值得嗎?努力過生活的蘿娜,沒有時間思索,她只能在洗衣店、在電話館(比利時的特有制度?)、在她的家,與她那假結婚的毒蟲丈夫,在他的不斷求助聲之中,「蘿娜、蘿娜!」,一起度過長夜,然後愈來愈靠近她獲得ID、並可不害死一條人命的離婚時候,那完成的一刻,最接近夢想與良心的瞬間,她卻崩落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美國在911之後便展開復仇大聖戰。關於這個,重要的,其實是邪惡。基於權力操作的需要和渴求,上位者拼命利用人民的恐懼、煽動對迥異文化的敵意,而達成「戰時」的技術性鞏固勢力。他們缺乏真正的反省力,如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那部透過偵辦連續殺人犯來求救與救贖的《小城》(劉麗真譯,臉譜出版)般所深層凝視的人性哀憫,政客和官僚全數欠奉。他們只是想要更多利益,就像是當今金融風暴下獲得奧援的銀行不思振興根本,反而圖利給上層人員,不停拔擢合夥人的粗蠻之狀。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個人都有其速度。活的速度。行動的速度。事物的速度。看的速度。這速度是微妙的。妳隱隱約約地意識到。不明確。但它在。它以某種流體的形式穿過妳所有的固態事物。它在妳的認知裡成形、定位並作為妳的某種基準。妳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往往跟那速度脫離不了關係。特別是關於節奏的事。節奏構成了速度。節奏之於速度一如鏡頭之於電影,最基本的構成。妳在那節奏之中能有所感受,那就是頻率對了。對了,就是賞味(或詮釋或評論)的開始。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默想:懂得愛情的人,也是懂得寂寞的人。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啤酒還是綠茶?最近總會看見的廣告。那對事物的區隔進行了挑逗。輕輕的。不到挑釁。但我隱隱約約感覺到逗貓棒在半空中比劃。那確實挑逗了事物的分界。這邊跟那一邊。那個,輕輕,在我腦底,氾濫成一種奇癢。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路上哼著,哼著〈旅行的意義〉,旋律,還有一蓬日光,灑在心窩的,一蓬暖呼呼的日光。午夜的溫暖。想起躺在書堆之中的,那首單曲的尋羊限定版(Cheerego.com獨立發行)的封面,綠得像是夢的顏色的草地,還有白綿綿的羊,世界那樣柔美,那樣不應該被傷害。眼球脫離,跑到那樣的地方去。耳朵醒了,醒在很遠很遠的夢裡。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