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SC00751.JPG
  在公演《如影隨行》(詳見《迷劇場‧劇場之城》之〈凝視、聆聽我們的影子:默看【表演工作坊】《如影隨行》跨年場〉)時,【表演工作坊】製作、賴聲川監製、丁乃箏編導(副導演則是【外表坊】的李建常)的《這兒是香格里拉》(以下簡稱:《這》)原來就差不多要上映了(那時還有搭配舞台劇送電影票的活動),結果似乎因大陸方面的問題而延宕至今才上映。隔了一年多、皺巴巴的兌換券,怎麼都有點恍然(只差沒隔世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55.JPG
  先是赤裸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593-.JPG 

  呼。我回來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54.JPG
  目光。目光決定了這個世界的模樣。當然還有隱藏在目光底下的我們稱之為人性與理性運作的判斷基準。我們透過目光,摸索、理解與結構世界。目光是魔法的所在。像是被桑丘‧潘沙欺瞞住的堂吉訶德,硬是將隨意看見的村姑誤認為是他傾心已久的絕代佳人杜爾西內雅‧德爾‧托波索(這真是愛情的極致的一種端點,當然同樣的也絕頂荒謬:他決定傾心於誰,甚至用不著理會該名女子是何模樣,重點是他決定了他傾心,所以他便傾心了那未曾見面過的女人),即使他所見的女子醜臭,他還能一心一意的深信是對他抱持敵意的魔法師施了魔法使他無法看見她的美麗(——想起法拉利兄弟/Farrelly Brothers那部企圖逆轉戀人目光殘酷的喜劇《情人眼裡出西施/Shallow Hal》)。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049.jpg
  生活底的不可思議。不可思議的時光,到來又離去。那瞬間的交會雖然沒有決定性地改變了什麼。但人卻擁有了某種關鍵。逼向某個可能性的關鍵。未必有改變。但妳感覺到了某種觸動。那觸動召喚出妳內在的陰影。陰影就到了妳身體之外,成為一種具體的形象。村上春樹的短篇小說集《東京奇譚集》(賴明珠譯,時報出版)就展練了這樣豐饒而神秘氣味的諸多場面。對隱隱的不可知解的事物的小小凝視、小小進入。那些記述有著超越性與召喚性在。那越過現實邊界的,輕微的什麼,卻又非常濃烈地足以讓人們傾倒向某一面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53.JPG
  以本身有限的經過來說,默實在很難對男女之間的曖昧有什麼好感。總覺得那裡有著夾纏不休的意涵。頗無聊。矜持也是。那怎麼說都有做作的氣味,並且是極為男豬的產物(被自小而大的教育所規範出的模組)。當然女子的害羞很美。害羞跟矜持簡直像是大自然的奇麗形狀與工匠刻工而出的雕像,差別之大的。特別是她臊紅的臉卻仍舊堅決地讓你進入時(想像戀人做愛的場景,一個女孩的神情嬌羞,整張臉紅通通的,但眼神凝視著你,那是深刻的視線,沒有躲避的迎向你,而她的身體為你打開,毫無保留),那種美麗,還有什麼能夠比得上?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51.JPG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50.JPG
                   ──宋之問〈題大庾嶺北驛〉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49.JPG
  《班傑明的奇幻旅程/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以下簡稱:《班》)結尾在班傑明的話語還有他所懷念的那些人的容顏裡,關於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的天賦與角色(型與道路),譬如他的戀人擅長跳舞,譬如他的收養者就是天生好媽媽,而他呢,他給自己什麼定位?他在怪胎般展開的衰老到青春的逆向人生底,看見了自己存在的姿態了嗎?那是什麼樣子?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047.jpg
  《湖中女子》(林俊穎譯,臉譜出版。以下簡稱:《湖》),雷蒙‧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七部長篇的第四部。較為接近古典推理形式的,罕見的不停翻轉事物與身份的一部(當然默必須避免提到事件與內容物)。馬羅這個嘴賤得何等美好的硬漢很神的時刻,難得的非常接近於神探的時刻。他的腦子簡直和他飽受暴力傷害的身體沒有相干似的,獨立運作,並且偵破重重迷霧之後的悲劇。馬羅的腦細胞也就有了複雜而精密的回路。不過還好。他並沒有那種神探簡直像是失去自我似的強調公眾正義的惡劣習性(像是好萊塢黑幫片那樣一路強調著墮落的美麗最後卻給妳一記有點哭笑不得的回馬槍:正義是可以伸張的——所以這又多像是中國古典色情小說最後強調的道德準則:色情是危險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582.JPG 

  一直聽那黑毛說鏡子鏡子的,終於我也親眼(親老豆的那雙死魚眼)看見了鏡子。雖然有點隱約。有點一閃而逝。但我看見了。我確信我看見。我蠻確信我看見了鏡子。並確實地承接了鏡子的存在感。真詭異。那真的是鏡子。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48.JPG
   眼神的形狀變成隱藏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47.JPG
   在言說之中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045_.JPG
  要說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rea的小說,是極難的事。比較起另一個後設大師卡爾維諾/Calvino深化一個發想的姿態(妳可以輕鬆地談卡爾維諾的每一個猶若天外飛來的絕妙點子),昆德拉的多線組合(像是不同的主旋律、插曲的複合)就顯得複雜許多。當然妳如果打定主意要把其中一條故事線完整地挑出說個明白也不是辦不到的事,但那就失去了昆德拉小說的趣味。其小說最迷人的質地,不正是「漫遊的風景」嗎?若是破壞了,昆德拉還能是昆德拉嗎?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013_01.JPG
                      ──寫給那女子心中的太陽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013.jpg
  如果他的耳朵不清澈不溫柔,這個光頭男子就聽不見她的聲音。就必須刮除內在的深深黏附的汙黑的事物,就必須走出黑暗的風景,就必須變得有限而自由,就必須像是刨掉某一片赤條條的靈魂,就必須到光的另外一種容顏裡去。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44.JPG
  武術,是切磋,是某種競技,是身體所能抵達、包含的極限。原來無關於暴力。不過它也很容易就成為暴力最肆虐的裝置。它理應更似於身體藝術,講究修養,講究對事物的認知,講究天人,也講究馴服暴力。但暴力常常一個不經意就反吞噬了武力。瑪雅‧黛倫/Maya Deren對中國武藝的理解最好(見《星辰詩卷:孤獨的時間》之《暴力省思/Meditation on Violence》)。武術確實是對暴力的吸納、吞吐,換言之,那是水一樣的承接性,載舟、覆舟都是鋒銳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43.JPG
  午夜太多聲響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45.JPG
  LA。洛杉磯。私探硬漢菲力普‧馬羅的城市。屬於雷蒙‧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也同樣也屬於詹姆士‧艾洛伊/James Ellroy的城市,有《黑色大理花》、也有《鐵面特警隊》的〈〈洛城四部曲〉〉(臉譜計畫全套出版)。罪惡與正義不斷迷路、迂迴的城市。和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的紐約(也屬於費滋傑羅/F. Scott Fitzgerakl和伍迪‧艾倫/Woody Allen)一樣,是默心目中美國城市的代表形象。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41.JPG
  從〈醉人的詩意〉開始。這是默非常非常喜歡的陳珊妮的曲子之一。二月七日,晚間,The Wall的演唱。下午和M吃了煞是普通的甜橘牛排餐廳,之後隨意繞到紫藤廬去喝茶。時光悠悠,世界也悠悠而靜好地走向夜晚。在The Wall內等著隊伍的終端,入場。以《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雙封面之一短髮造型登場的陳珊妮就來到眼前。比起冷調感(見《GoDevil的魔鬼絮語》之〈所有的耳朵都在她驕傲的雨勢裡淋碎了──默聽《視覺系樂園》〉),淒迷的氛圍更適合陳珊妮。尤其是那些濃烈得無以化融的愛情見解,還真的非得在微暈的夜晚,透過身體小小而暈眩的搖擺,才能具體轉化成某種內部的縐折或者波浪。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