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0048A.jpg 

                   ──沈佺期〈夜宿七盤嶺〉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320.jpg 

  在張大春《我妹妹》(印刻)裡突然地像是撞見了某種起點似的東西。那種編補、撰述和扭轉故事而產生身世的書寫,豈不是駱以軍私書寫的來源?一再一再地變造別人的身世而極極趨近於書寫者的內在的作法豈不是駱以軍在《西夏旅館》(印刻)以前慣有的姿態?甚至將《我妹妹》與駱以軍的《我未來次子關於我的回憶》(印刻)並列來讀也不為過的,不是嗎?即便張大春處理的是那時的九0年代,而駱以軍處理的是毀壞的島國未來(當然駱以軍更進一步地竄奪了其子的聲音,並且總在每一章節的最後以人物怪異的變形作結)。然則兩人透過書寫他者以逼近一時代或自我深處(同時也是人性深處)的企圖卻重疊著。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G0047A.jpg 

        幾乎就忘記了怎麼從深處返回,我是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319.jpg 

  《刀鋒戰士/Blade》系列的編劇大衛‧葛爾/David S. Goyer(也是該系列第三集的導演)結合了《大法師/The Exorcist》的驅魔情節與《天魔/The Omen》的邪惡之子就產生了《生靈勿進/The Uuborn》(以下簡稱:《生》)。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315.jpg 

  布希姬‧紀侯/Brigitte Giraud的文字,好容易讓想起史考特‧費滋傑羅/F. Scott Fitzgerald、瑞蒙‧卡佛/Raymond Caver和讓-菲利浦‧圖森/Jean-Philippe Toussaint等人。都有冷冽的,透明的,某種幻滅性的事物在。那幻滅以靜止的形式住在字的裡面,那像是在哪裡有什麼東西非具體的失落了,於是那失落以反饋的姿勢,重新降臨小說裡頭。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204_011844.jpg 

  總之我討厭一半我一半黑毛。所以我推。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0046A.jpg 

  嘿 跑啊 跳吧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0045A.jpg 

                 ──或許寫給陳綺貞的《太陽》而或許不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309.jpg

  說到山,以閱讀過的詩,寫山,再沒有比零雨更為專擅了(一如她對語詞對夢對名字對黑暗的捕捉)。零雨的山,是空間,是極微小卻又充斥著無窮性的空間,在抽象與具體之間,幻化成所有事物的根砥,同時也逼向事物的極限,在最高的地方以無限的低,迴轉、旋繞。在她的詩裡頭,我們有了更清晰而鋒利的透視。宛若我們在自身的空間另起了一個空間。虛構的山就指出了山的真實性。譬如〈山中記事:4〉: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286.jpg 

  對一個藝術工作者的景仰,該從哪裡展開?我們如何側寫一心中偉大的身影?尤其是對所謂偉大的推崇,往往極具私人性質?我們如何引渡?將這個相對於其他人無比陌生的身影引渡到眾人面前?我們可否完成對他的公允的評價與直達其意識的精確詮釋?譬如夏宇、駱以軍之於──前者只單單是一島國將日常語言予以剪破重拼語言的神秘邊界之天才詩人?而後者則莫非從來都屬於耽溺於色情而傳遞人生無比哀傷意圖的怪大書寫者?這麼說就能道盡個人對他們的無比敬慕?!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304.jpg 

  一個離家出走的少年,妳不曉得他的背景、動機,妳甚至不知道他是否如他所說,毫無家人,已經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他那張還稚嫩的臉卻有個什麼在。一種靜靜的凶猛。他正試圖用自己的方式迎向困境。那是青春的無畏與燦爛。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306.jpg  

  按照鈞特‧葛拉斯/Gunter Grass收錄在《蟹行》(以下簡稱《蟹》。蔡鴻君譯,時報出版)的訪談〈政治是無法迴避的─訪葛拉斯談新作《蟹行》的創作思維〉,這篇小說主要透過三個實際歷史人物與一虛構人物來交揉構成。一切的初步交集是「維廉‧古斯特洛夫號」海難事件──以被暗殺的古斯特洛夫命名的客輪,死亡人數約是一萬二千人,高過著名的鐵達尼海難──那交集處就誕生了作為一小說敘述者的「我」。主人翁是由母親圖拉(虛構人物。但奇妙的愈是虛構,就愈是出奇的深刻而真實)在「古斯特洛夫號」下沉的時刻出生的。葛拉斯挺進一個巨大的死亡集數,促使一名人物在死亡之中誕生。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0043A.jpg 

                   ──宋之問〈靈隱寺〉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0042A.jpg 

  鐘聲從身體的內側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260.jpg 

  在哪裡呢?在哪裡有著什麼壓倒性而突兀的閃失?閃失,對的,這是看《〔文化模仿犯第二部曲〕:My Goodness!?》(以下簡稱《文》)的直覺反應。那閃失造成的空缺並沒有在戲劇完結後獲得補滿。反倒更加擴大那空洞感。那曖昧的讓所有事物都發出沒有內容、「叩叩叩」的空洞聲響。簡直像是被尷尬地拋擲在某種編結得不太牢靠的閃神狀態裡。要命。真要命。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272.jpg 

  一。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095.jpg 

  他一說話,耳朵就有了靜的戰慄。他一說話,聲音就有了深度,空間像是往的內部挺進許多。他一說話,時間就有了氣味,在鼻端,營造成一股黑色的芬芳。他一說話,肌膚與骨就有了震動,像是共鳴,比性慾更強卻又無關於性的共震。他一說話,世界就降低了一點,所有的高度都不再張揚,都以最低而堅硬的形式,展示在所有的觀點裡。他一說話,他一說話。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106.jpg 

  我們其實往往是經由傷害的形式去摸索自己的人生。藉由傷痛的存在標示出自我的模組和欲求。那是浮標。以此,區隔出在那之前的我與在那之後的我。恍若真正足以改變些什麼的事物等在傷害的到來以後。而那改變好與不好,不得而知。定位似乎不免殘酷。傷害或者被傷害。疼痛的螺旋體。被包裹在其中。不得逃逸。我們在傷害之中界定先前的我和此後的我,卻無以將傷害從體內分開。傷害是無所不在的,一種以巨大感存在的微小。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094.jpg 

  一開始,是一座塔。由四方形箱子往上堆疊而成的塔。箱形之塔。模糊的人形由上而下,慢慢地爬下。周遭圍繞著一對又一對著膚色衣裳的人們在跳著。女人像是鳥。輕盈的鳥在男人的胸膛、手臂與大腿間跳躍、迴旋。優雅得如一種愁。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170.JPG 

  黑夜在背後走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