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SC05094.JPG 

   我停止眼球。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img548.jpg 

  陽陽在黑暗之中跑步。跑步。黑暗跟遠方天空偶爾刺探似的出來的光,在她的身後交織成一種遠大、孤獨的場景。鏡頭凝視著陽陽,一路拉退,以搖擺不定的調度,一路跟拍。搖晃的步調,黑色的剪影,還有喘息,陽陽的喘息,一個跑步者的不歇息。她就在那夜與黎明最深遂的時刻,跑步。然後她停下,雙手撐著膝蓋,用力的呼吸。呼吸,呼吸。黑暗中的陽陽。黑暗中,陽陽再度跑了起來。落幕。這是島國電影《陽陽》的結尾。便想起另一個奔跑的女子,《沉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在樹林與霧中奔跑的茱蒂․佛斯特/Judie Foster,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旋轉對象 img487.jpg 

  島國流行樂裡頭也有些聲音是不介意只擁有少數耳朵的(對多數原則的叛逃,一向是極極激賞的姿態,然而這是相當辛苦、困難的)。譬如蕭賀碩。在以《碩一碩的流浪地圖》(華納國際音樂)拿到金曲新人獎之前,這個音樂工作者原就是個譜寫了不少詞曲的有料的人物,並且自己也成立碩果音樂工作室陸續發表各式作品。去年年中發表了《30...flying/三十...飛。》EP(亞神音樂娛樂),今年則是有《Stay》(亞神音樂娛樂)。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SC05092.JPG 

        黃金時光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5091.JPG 

      妳的深處所遺留的火焰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img529.jpg 

  和寫下《禮物》劇本的俞萱在豪華in89前坐著聊了一下。還有眼裡有著一抹不定憂傷的大T。說話一直是損耗的事。不過總是能在那樣子一瞬相逢又別離的極端親密又陌生的距離獲得很鮮活的交集感。那交集就指向了「一半前進、一半後退」的動量。彷彿因為透過俞萱的某些困惑,某些書寫的方法,而更接近了自身的匱乏與在某些部分稍稍幸運了些的豐厚。即便我們有各自不同的對事物的懷疑和牽涉、理解與辨識的法門。但總覺得在哪裡稍微把自己解開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img524.jpg 

  關於楊乃文,是從卡帶的時代開始的。她的個人專輯《ONE》(魔岩唱片)。還有由蘇婭、李雨寰組成的dMDM《愛上你只是我的錯》(魔岩唱片),楊乃文搭配dMDM演唱了一、兩首,當然重頭戲是她和李雨寰的〈愛上你只是我的錯〉。這兩張,手頭上的都是卡帶。把音樂側錄在黑色磁帶的物事。彼時,CD還不是單一選擇。妳還可以選花個一、兩百買卡帶。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地獄裡〉.jpg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img527.jpg 

  人類其實是非常仰賴偏執與瘋狂來辨識、確立本身存在的獨特與必然。但大多數時候,其實人會萬分巧妙地偽裝、保護,好讓自己可以置入人群,可以假裝日常與生活,可以不被任何人看見異常的成分,乃至於最後誰也無從知曉誰也誤以為每個人都是以正常的形式在過活。當然,也有人意圖去除遮掩,關於暴露,關於內在的聲音:我們最低限的驕傲,還有最至高無上的卑微。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081009(008).jpg 

    一顆岩石。忘了自己有腳。能跑能跳。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5072_.JPG 

  從哪一個時分說起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img500.jpg 

  朋友?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種類之一。是幾乎不怎麼關注的議題。有時,以為那是某種群體的制約性。跟人的溫柔無關。冠上了朋友這兩個字,彷彿兩人就有了臍帶。但那終歸只是臍帶。不應該如此。或者是由於喜歡那種冷淡的液態(如水)的遇合。妳遇見一個人,妳們有一定程度認識,妳們在某些場合見面,甚至互相關懷,然後轉身離開,離開那個也許是私密的短暫時空,各自回到生活裡。這樣很好。很好。來自陌生者的溫暖交流,但無可干預彼此。也不是暗暗地想要從對方那兒掏出來更多(無論是有形的或者無形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5157.JPG 

      花的姿態。一種無骨而媚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旋轉對象 img490.jpg 

  張懸一直是島國音樂獨特的聲音。當然這是以有限、刻意選擇過的聆聽經驗而言。獨特是由於她的姿態。硬的姿態。那是靈魂的核心都是鋼鐵的硬法。簡直不像是個歌手,反倒像是求道的劍客。每刺出一劍,就是一次無路可走,就是一回生死。拿著吉他,在孤獨的肉身之道,尋求更深、更遠大的幽微。她的追索充滿著某種絕對的況味。嚴厲、深沉而具備疼痛感。但那其實是撩人的。雖然她的旋律往往都在最小限度做出迴轉和變化,乃至於你聽到的都是吟喃。無休止的獨白。然而躲藏在語詞後頭的觀察,對愛欲卻有著豐饒的凝視與諦聽。想,張懸的歌曲是非常接近愛欲的。一種靜止的撩人。一種動靜皆明的寂寞。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5069.JPG 

    在山最高的冷峻。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img469.jpg 

  說到姊妹間的殘酷,好容易就會想起《半生緣》(皇冠叢書)。張愛玲的凝視從來都有恐怖的深度其實。那凝視有著幽黯、深邃和瘋狂。曼楨被姊姊曼璐視為犧牲,獻給曼璐的丈夫,曼璐一心只想要藉由曼楨綁住她的丈夫,甚至不惜幽禁曼楨,毀壞曼楨的幸福。這個念頭一直在曼璐的心中打轉,張愛玲寫來真是叫人發寒:「她竭力把那種荒唐的思想打發走了,然而她知道它還是要回來的,像一個黑影,一隻野獸的黑影,它來過一次就認識路了,咻咻地嗅著認著路,又要找到她這兒來了。」曼璐的反應是:「她覺得非常恐怖。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5068.JPG 

        站起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