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90517565.jpg 

  她是濃烈的顏色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359.jpg 

  我想從唐諾談班雅明的一段話說起:「終班雅明一生,他說好聽是收藏家,說難聽是購物狂戀物癖者,收集的主要是書,另外就是一些小東西小玩意兒,比方說玩具、郵票、帶圖的明信片、或甚至是那種騙小孩的、一搖動就大雪紛飛的玻璃球內冬景……不加以分類,而是自然的置放,只因為,恰恰是這樣的無用和不參與秩序,才是這些書的解放,讓這些書取回了完整的自身──漢娜鄂蘭的解說是:『一個收藏物只有一種非專業的價值,沒有任何使用價值。……(……藝術品總是能夠脫離日常的有用物品的世界,因為它們沒有任何用途),因而也就拯救了物品,因為它不再是實現某種目的的手段,而是具有內在的價值。……收藏是物品的拯救,也是對人的拯救的補充。』……」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ogo.png 

  你總是習慣性以閱讀取代評論(一如以書寫取代創作),有關評論二字,你是盡可能不用的。那是個人性質的定義。你一直保有一種困惑和憂慮。你無法輕易地定出一套標準,去說出什麼是好的,什麼是壞的。你總以為這裡面有一武斷的印記,有著眼球僵硬而被鎖定在某個層次再也無以掘進、探索事物深度的氣氛。當然你並不是擔憂有任何人因為你的看法而產生對所讀文本的歧見(實際上你的觀點是微不足道的,在此眾生喧嘩、沉無金的年代裡)。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img324.jpg  

  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rea總愛探索唯有小說才能做而其他的載體無從吸納、承負的事。於是你想,什麼才是劇場能做的事、能說的故事(當然以此蔓延開去的還有無數種,譬如什麼是武俠小說才能做的事,什麼才是電影能做的事,什麼才是詩能做的事,在各種敘事與語言之中,必然都存在著非其不可、獨一無二的最佳體例吧)呢,有什麼?昆德拉以思索狀態保持小說的開放,去明顯情節(他的後設寫法經常有一種干擾與往四周輻射的亂流性質),甚而是去故事性的(他把故事當作挖掘人物、追索歷史和時代的必須裝置),而徐堰鈴改編自瑪格麗特․莒哈絲/Marguerite Duras《勞兒之劫》(王東亮譯,聯經出版)的莒哈絲「勞兒計畫」首部曲《沙灘上的腳印》是否就實踐了只有劇場能做的事呢?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0517542.jpg 

  你幾乎是輕薄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352.jpg 

  相對於好萊塢對漫畫英雄改編(超級英雄)電影的執迷,香港則可以提出功夫英雄類型來呼應,同樣都是在試探、營造英雄的格局與可能性,但卻顯然有根本上的不同,一個是經由後天鍛鍊肉體而成的武術,另一個卻是天生所賦有的超能力(也許是身體異變抑或是可以發展許多研究與武器建構的財力),他們以之主張正義,對抗邪惡;超級英雄要處理的邪惡就住在裡面,甚至就是英雄本身所衍展、蔓延開去的(如《蜘蛛人3》的黑色蜘蛛人、《鋼鐵人》的鋼鐵士兵、《開戰時刻》的童年創傷,更不用說《綠巨人浩克》恐懼的就是自身的忿怒與毀滅性),然而功夫英雄啊所面對的邪惡卻總幾乎是外部的(系統內部的邪惡最多就是漢奸,而個人方面則幾乎是完善人格);另外超級英雄的作為可以改變世界,引發連鎖效應,或至少有這方面的信念,但功夫英雄的成功卻往往不能對世界造成改變,是悲觀的,是被時代與社會所深深束縛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img206.jpg 

        趁我的頭顱還美麗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347.jpg 

  小勞勃道尼/Robert Downey Jr.真把這個史上第一華麗與賤的超級英雄演到絕了,身穿鋼鐵盔甲開趴、喝酒和跳舞的一幕更是把漫畫英雄改編電影裡的英雄神聖群像著實折損了一回,這已經不是還給英雄凡性的作為而已,那甚至已逼向了無賴性格的營造,而便是這個集虛榮與超級自戀狂(英雄們的某種通病的具體現示)於一身的人物東尼史塔克/鋼鐵人,破天荒地暴露了自己的真實身份,當然或許這狂亂行為的背後潛藏著元素中毒而命不長的心理設定,然而你卻更願意以為那是對英雄(擁有力量的人)的一次體檢,而顯然鋼鐵人是不合格的(一如超人聯盟招募對他的報告──這超級英雄們要串連在同一部片的伏筆真是愈滾愈大啊)。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344.jpg 

  讀《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你總想到《一一》,那一家人,青春正嫩的小孩,豆蔻年華陷於愛情謎團的高中女生,到日本與多年前情人幽會的中年丈夫,潛心於各種修悟的妻子,已然失言、死去復有鬼魂歸還的婆婆,眾生啊…特別是〈偷情〉的一段,你彷彿目睹敘事者「你」和「他」站在濃綠湧動的樹下,在楊德昌電影裡遠景構圖式的凝視中,靜靜散步,手牽著手,而激情就在寧靜之間,在那遠方的幾乎無關於生活的縫隙底,盛放出來,便如同吳念真飾演的中年男子和情人再邂逅所盈滿的萬種溫柔,然而那消逝也是極快、極快的,衰老、死亡,彼岸正等待,「唉,人要老好久才死。」朱天心寫道,而小說中的「你」千里迢迢尋去,意圖理解的那對橋上的老夫妻究竟在喟嘆什麼,卻是「啊,吃不動了,走不動了,做不動了。」於是乎,《黃昏流星群》般肉體與腐朽之味,如河面落葉漂來,然後你聽見《一一》小孩說他好老,好老了,比起甫出生的嬰兒,你的淚乃落下,有若月光垂憐,流洩成河。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341.jpg 

  好萊塢對超級英雄的開發與改造不遺餘力,而且也的確是最駕輕就熟,且迭有佳作與新意義、新展現,彷彿這是自詡為神聖與正義的美國一種鏡中投射的體驗與建構(甚或是難得的反省,即使是以影像虛構的形式),尤其是這些年來漫畫英雄改編電影對凡性與罪惡的探索,從《蜘蛛人/Spider-Man》的平凡高中生的不凡體現,《X戰警/X-Men》變種人、人類的對抗與合作、《地獄怪客/Hell Boy》從納粹裡誕生的撒旦之子,還有將忿怒與壓抑處理得極為細膩豐饒的多格式《綠巨人浩克/Hulk》,《超人再起/Superman Returns》擁有致命缺點、被擊倒在泥濘中變得殘敗的超人,《鋼鐵人/Iron Man》(詳見《食影人》之〈英雄多多,邪惡就多多〉)對戰爭的觀察與持續墮落或童話般的對抗,到了《蝙蝠俠:開戰時刻/Batman Begins》、《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詳見《食影人》之〈英雄的孤獨與罪──看《黑暗騎士》〉)則攀上一壯絕的高點,在娛樂電影的範疇裡,居然看見了對人性與群體最深刻的理解、悲憫,並使得英雄必須變成惡人,宛若負上了黑色十字架。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