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2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日月當空》卷十三   

  《日月當空》卷十三的重點全擺在龍鷹一行人如何以幾百人守城,對抗五萬人大軍,獲得奇蹟一般的勝利,一整本下來,簡直是戰術大全,然而怪的是讀著讀著,我卻不由自主地代入自己最近在第九屆溫世仁武俠小說大獎的際遇──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封面正式版   

  天下夢媧:「母親啊,我是不是如妳所說的,變成了一個更好的,更好的人?」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沈眠〈小野狼與大綿羊〉在《好燙詩刊:蛋》  

  彼此撫摸得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沈眠〈大綿羊與小野狼〉在《好燙詩刊:雞》  

  被騎上去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換屋計畫」:《白馬要來的那天》、《自由的幻影》節目本  

   第一時間,很難不注意到的是那隻(巨)鳥像位置的變化。那是一隻巨大的鳥(好吧,你無法判斷那到底是隻什麼樣的鳥,但總之讓你想聯想到《發條鳥年代記》在發條鳥先生屋宅後方井旁的那隻永遠飛翔不起來靜止著的鳥雕像),靜地座落在舞台,隱隱約約展露對自由的渴望,以及始始終終被自由拋棄、無法移動的事實。它一開始在《白馬要來的那天》的左舞台,後來則在下一檔《自由的幻影》右舞台望著窗戶(打開一半)外的湖光山色,緊接著在鎮暴警察(最體制化的暴力組織)驅趕混亂戲碼所造成的黑暗以後,它移到窗戶外,凝視著老作家(朱宏章飾演)正在向年輕女子(廖圓融飾演)告解的室內風景──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沈眠〈伏案〉在《聯合報:聯合副刊》20131219  

  所有的事物都低垂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七大寇紀事》封面+封底  

  說書人:「你們可能覺得奇怪,為什麼七大寇要做這麼古怪的提議?這除了顯示七大寇對自身技藝極有把握以外,也隱含著七大寇輕視帝神武技的意思。對那些神類人來說,這是最不能原諒之事,但同時也是便宜了他們的地方。是以,帝神們雖甚感屈辱,仍舊不得不答應與七大寇決戰。他們得在公眾面前再一次證明他們才是真正能夠號召神風之人。他們得依靠武藝爭取、收服人心。帝神們得親自證明,他們才是神,而不是那些背叛者,那些不敬帝神的匪寇之人。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夢媧沈眠在《創世紀詩雜誌》177期  

  穿起敵人的目光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夢媧沈眠在《創世紀詩雜誌》177期  

  悲傷的鋼絲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沈眠〈黃金體驗〉在《2013竹塹文學獎得獎作品輯》   

  一。工程師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沈眠閱讀沈嘉悅《我想做一個有用的人》在《人間福報》  

  在唐捐的暴亂(且究極醜陋髒汙)二部曲《金臂勾》、《蚱哭蜢笑王子面》問世以後,現代詩歌裡的喜劇精神可以說被發揮到淋漓盡致──唐捐作為爆破(藝術)專家,確實把詩歌史此前累加的種種印象、優美與既定路線悉數毀滅,重新回到語言的本身,為現代詩開啟新且強悍的可能性。但唐捐詩到底具有極高的門檻,讀者或多或少都必須對悠久詩歌傳統、歷史有所認識,才能理解唐捐式的犀利與可怖。你終究得知道那個「正」是什麼,才曉得唐捐如何之「反」,否則根本難以真正的登門而入。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夢媧沈眠在《創世紀詩雜誌》177期  

  占卜者釋夢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夢媧沈眠在《創世紀詩雜誌》177期  

  他們之間很快樂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夢媧沈眠在《創世紀詩雜誌》177期  

  祂彎下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沈眠〈與黑暗協商〉在《第二屆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人間佛教散文得獎作品集:推開夜色》  

  一、與黑暗的事物協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夢媧沈眠在《創世紀詩雜誌》177期          

        ──寫給小妹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沈默在2013第九屆溫世仁武俠小說大獎金榜雙首獎   

  作者簡介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沈默在2013第九屆溫世仁武俠小說大獎金榜雙首獎   

  作者簡介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沈眠及沈雨懸在《海星詩刊》第10期   

你正在偷聽他的偷聽 一些語言的滑翔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月當空》卷十二《發條鳥年代記第三部:刺鳥人篇》   

  金庸的楊過與小龍女一個黯然銷魂落拓江湖一個十八年獨守深谷,創造了武俠裡無可動搖的深情典範;我在《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則乾脆把純愛推到最極限,讓只見過一面(深夜大雨的閃電中)的天下夢媧、鋒驚形從此幾十年相思相慕卻從未再得見,只能憑藉氣味與記憶重返人生絕對的愛情時刻;而黃易的《日月當空》卷十二的敘事重點幾乎全擺在風過庭與丹冉大鬼主眉月的七日之戀,以及眉月死後如何轉世為他人,不但要與風過庭再續前緣,且還要與宗密智把未完的大鬥法繼續下去,這堪稱是愛情裡大生大死大破大立的新立碑。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