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莫默《不比絮語更輕》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Logo.png 

  你總是習慣性以閱讀取代評論(一如以書寫取代創作),有關評論二字,你是盡可能不用的。那是個人性質的定義。你一直保有一種困惑和憂慮。你無法輕易地定出一套標準,去說出什麼是好的,什麼是壞的。你總以為這裡面有一武斷的印記,有著眼球僵硬而被鎖定在某個層次再也無以掘進、探索事物深度的氣氛。當然你並不是擔憂有任何人因為你的看法而產生對所讀文本的歧見(實際上你的觀點是微不足道的,在此眾生喧嘩、沉無金的年代裡)。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077.jpg 

http://mypaper.pchome.com.tw/shensilent/post/1320373990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1343.JPG 

   大多數時候,你很懷疑科技與人性被誇大化的連結。你深感猶豫。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294.JPG 

  從未說過那句話。你萎縮在你的靈魂底。你的口舌無法忠實反彈你的聲音。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68.JPG 

  老張是種植檸檬的果農,他總是在深夜以後固守在他的檸檬園,為的是防範竊賊的偷摘。而他的老婆就在他離開以後去和老王偷情。老張發現了。他要老王付出代價:一,賠償三百萬;二,一條腿;三,他跟老王的老婆性交五次。老王必須從這三者擇其一。臉部、手總是不由自主抽搐的王太太同意了。於是這一對被背叛的男女便以合約的型態在賓館獨處了。但老張的意思是要讓他們(張太太跟老王)具體嚐嚐自己的另外一半跟他人性交的滋味。老張、王太太並無實際行為(當然編導在某一次的刻意模糊,讓人懷疑是否他們真的在肉體上彼此進入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757.JPG 

  有許多常聽聞的詞句(俗諺或者經典性的智慧發言)之中都隱含著微妙而至深的意義。那意義通常並不只是顯示在正面(──毋寧說正面僅僅彰顯了某一個面向),往往我們得到背面去(──去挖,挖出隱匿的另一種意義)。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53.JPG
  以本身有限的經過來說,默實在很難對男女之間的曖昧有什麼好感。總覺得那裡有著夾纏不休的意涵。頗無聊。矜持也是。那怎麼說都有做作的氣味,並且是極為男豬的產物(被自小而大的教育所規範出的模組)。當然女子的害羞很美。害羞跟矜持簡直像是大自然的奇麗形狀與工匠刻工而出的雕像,差別之大的。特別是她臊紅的臉卻仍舊堅決地讓你進入時(想像戀人做愛的場景,一個女孩的神情嬌羞,整張臉紅通通的,但眼神凝視著你,那是深刻的視線,沒有躲避的迎向你,而她的身體為你打開,毫無保留),那種美麗,還有什麼能夠比得上?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38.JPG
  邇來,在網站新聞的標題見到「男人愈有錢,女人愈性福」的標題。很聳動。一樣是島國媒體慣有的姿態,必須誇大以歡迎妳的點入。大意是英國有人做出實驗,男方若財富累積愈多,女人就愈容易高潮。那是女人的基因在召喚強者的到來以繁衍更強大的子嗣。首先他們到底是怎麼抽樣的,就不怎麼明白。是中產階級?或者是貧戶?或者是金字塔階?這驗證總有一種是有了那個概念而拿實例去填充說明的氣氛。默覺得不可思議。做這個實驗的人是想要宣告些什麼呢?或者想詮釋什麼?在達爾文進化論搞了這麼久以後,又在細部上繼續補充這個觀點?這個想讓集體更傾向於所謂美好發展的「發現」的內部原因真的是處於公義的?或者其實是種偏見的再肯定?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情是這樣子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了一張照片。那是張有著藍天白雲作為背景的照片。一個女子站著。別過頭去的姿勢。是剪影。一抹輕煙似的哀愁溢出相片。憂傷。感覺有個什麼,類似心的東西,正在那影像之間,傾斜。或者接近於傾倒。妳甚至嚐到了鹹味。淚水安靜地崩壞在無聲的地方。也許那地方是骨頭的深處。或者很接近到靈魂的某個端點。一切都那樣細細小小地隳壞了。那頹壞惹人憐惜。酸楚氾濫。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陣子總會抽取到Pchome影城的電影兌換券,雖然實在很想哈啦自己其實是個籤神,啊,錯,籤魔,但這話說來大概也沒人會信──唉,神傷魂斷啊,這是。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到這個,米蘭·昆德拉的《被背叛的遺囑》(皇冠文化)最後一章引述了音樂工作者史特拉汶斯基的信中話:「親愛的朋友,這可不是在你自家裡頭」來作為應不應改動作品原貌的論述基礎。那篇旁徵博引卻絲毫不偏離主旨的文論──尤其是卡夫卡跟在他死後處理其文稿的布羅德的論析──一直是默心目中最好的鐘擺(來回於兩端),謹守分野的又能橫越極限又能回歸原點的聲音。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默不抽菸。這意思不是說從來沒抽過。記得跟某任女友分手時,也曾有那麼一個夜晚,到永遠光鮮(但其實那多近似於腐敗啊)的7-11,隨意揀了包香菸。真的是很隨意,因已忘卻是哪個品牌,畢竟那一點也不重要。哪一家都好。是外星製物,一抽就升天也不打緊。總之,枯坐在自家庭園,抬頭瞪住無星有隻孤月很愴涼地蹲著的夜空,然後點起所謂致癌物(話說你仔細看看新聞就曉得的,天下食物一般癌,無處不是癌,搞不好烏鴉吃的都還比我們當代的食物健康),吸得兩頰凹陷,鼻腔猶如塞滿乾燥牧草,一邊想這是在演哪齣爛悲劇,一邊抹著眼角滲出的眼淚,還要小心自己有被嗆死的疑慮。王家衛電影常有透過裊裊的煙來替人物說話的鏡頭,默那當下可完全感受不到那半空中飄渺的煙真有個代替性的說了什麼哀愁的語言以驅散盤據在默心口的。兩根以後,就地,把整包都燒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關於這個因為吉本芭娜娜而變體為幸福的食品(幾乎就要成為美滿生活的象徵了),炸得酥脆的外皮、裡頭是軟嫩的肉,搭配著豐富提味但必然清爽的醬,「喀─嗤!」咬了下去──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家的兒子──當然,這裡的兒子,幾乎是某種與動物生活(默怎麼樣都不太喜歡寵物這個詞,總覺得被寵的物,其實是在現代生活裡感到冰冷的我們,我們的心,以及我們那徬徨哀傷到無法吶喊的靈魂)的人都會有的習性,必得要以父母自居不可,說是無聊也還蠻無聊,但就是忍不住,就那麼樣以動物之父、人類之子的關係共同生活在城市的一角,度過終將由於生命長度不同而彼此失落的貓生與人生(這麼想到貓的壽命的同時,腦袋閃過一片黑壓壓的近乎電擊的疼痛,好像默這會兒就應該狂按刪除鍵,把這些浮在意識表面與螢幕的句子全都趕下地獄去。不過呢,仔細想一想,誰活得久些,那也難說得很呢)。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真真真〜〜〜(尾音拉得要命的長)格的,默非常討厭老鼠,更該說是憎恨,或者畏怯。本質上的絕不相容,比遊戲平台如PS3和X-BOX360還更無法相容(你要跨越那界線的可能性就是再買一片,同樣的遊戲)。這當然有一段短短、短到不能再短的故事。說來其實並不光采的,實在孬到了底的。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到新的一年,怎麼說,都實在不干家裡頭二貓的事。他們極為動物性的撇除掉所謂知覺的部分。他們活得更時間性,置身於渾然,沒有所謂區別,只有飢餓與睡眠在運作著。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午睡時(睡眠常常扮演某種神啟性/魔祟性的時刻),突然接到一通自稱許榮哲的男人的電話,提及關於耕莘在淡水真理大學舉辦「搶救文壇新秀再作戰」文藝營要退費的事。昏昏沉沉地掛斷電話後,望著手機,心想下一通八成是操著大陸口音的女人要默提供帳號吧…如果不給,可能,極有可能還要隔岸發功來燒紅了整塊島土之類的,怎麼說都是很可疑的電話。(詐騙影響生活如斯之鉅,也真是罕見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到卡帶,那得說說稍早觀賞的林靖傑《最遙遠的距離》。有一場戲是桂綸鎂為了聽錄音師(莫子儀飾)寄給分手女友的錄音帶在音響店裡購買卡帶機。老闆說那是最後一台的同時,還強調著現在大家都買mp3了──連機器都也老了,即使它們曾經是一代人的精神物質的水源地──彷彿時光飛逝的速度,因為科技的躍進,而加速似的。怎麼看都是感傷的,那桂綸鎂反覆按著卡帶機的檢查姿勢裡頭,有著莫以名之的感傷。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無意間,無所事事的(雖然默一直好像有居留證似的停在無所事事之國裡)看了《超級星光大道》第二季的總冠軍賽。完全意外的頭一回把自己塞進那充滿營造意圖的節目裡去。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