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睡著的時候,妳消失了──



說到底,不過就是這麼一回事。這一切。終究只是如此。



分手以後,我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起床、刷牙、洗臉、磨豆、煮espresso、伏地挺身、啃土司、洗衣服、晾衣服,再來,通常是把自己安進椅子,扳開MacBook,在網際網路裡隨意瀏覽;點擊到金石堂或博客來網路書店訂訂書籍;或者到兩廳院、年代購票看看有沒有值得一看的表演;轉進陳綺貞、楊乃文、張懸等人的官網;然後再跳入Pchome個人新聞台或是無名小站,留言以及回覆。完成這些事務性動作以後,才想著接下來要幹嘛。其實沒什麼好想。也只能書寫了。



我如果還有勉強足以稱為運作的東西,大概也只有書寫了。



敲敲打打的,將腦袋糾結著的,或者鬆散的,透過各種路徑,洗淨、轉化、爆炸,以文字的形態滲進螢幕。把體內淤積的無以名狀,一點一滴的搾出來,漫長而且顯然沒有太好受的。往往枯燥,更在那過程之中煩惱著要怎麼將我潛藏、漂浮的無形變為一般性的無形。頭皮都快被摳破了,眉毛也皺得彷彿隨時都會凹進額頭。不過反正我一個人,沒有家人、沒有寵物,就是一個人過著日子、活著,好像哪裡都不會去,更沒有其他特別非做不可的事,就這麼每天每天的跟自己耗著,也無所謂,其實。



畢竟,妳消失了。



畢竟,我所謂的生活,也跟著消失。



畢竟,這個房間裏,瀰散的全是寂靜。



剩餘的沒有水分的寂靜。



這樣或許很好。



就像是日昇月落的機制,不需要明白,只要能接受,那就很好。乾脆的毫無疑問的接受。沒有為什麼。事情發生了並且持續存在著,所以就接受吧…是屬於這種程度、這樣子的好。



我似乎不覺得難熬。只是空氣好像確實變得稀薄以致於有點尖銳。但還並不至於影響到我的呼吸。我依然一個人寫著詩、吃著飯、睡著覺。世界沒有變糟。光亮的,持續光亮。黑暗的,也依舊濃密。無論從哪一個層面來看,都沒有什麼特別的不一樣。雖然,我很清楚的知道,世界在哪裡產生了微妙的傾斜──



那‧傾‧斜‧正‧持‧續‧擴‧大‧中。



如果要說不妙的話,大概是這個。但要說糟糕也確實很糟糕的是,我似乎不在意。而根本上我究竟在意什麼呢?我恐怕也不明瞭。這種事情,怎麼樣都好,放著吧…要流動,或者靜止,都無所謂,只要我還做著自己並不討厭的事,其他的,隨便。應該是這樣吧?我試著給自己一種確定性。



就這樣,我一路跳接著螢幕跟腦子底的東西,到了晚上。



夜晚無聲無息地打斷靜止的我體內的狂奔,倏然地──



這個時候,好像會有東西來了。好比貓,或者神秘而知性的非常態性人物。好像。如果是村上春樹充滿寓言色彩或者Paul Auster孤絕風味濃郁的那一類小說的話,是該有什麼自動到訪或者預見。不過很遺憾的,現實上,並沒有任何東西來了,不會有。既沒有羊男,也沒有什麼能夠具體示錄的書。這是現實,我小小而不可更改的現實,沒那麼簡單、隨隨便便就能動搖的。真的是遺憾得要命。可以的話,我還有點希望突然有個誰來胡搞瞎弄,把已經分不清楚究竟是穩定抑或麻木的表面全都揭破,讓內層陰暗的什麼全都流出來………



這個時節的夜,一向算是明亮的。至少在這獨自生活的一百零八天裡,依然還是是明亮的。沒有因為誰消失就自動減低了亮度。世界以我所不能懂得的節奏維持著清醒。城市的街道氾濫著各種千嬌百媚的寂寞,到處都是。那深深的潛到了可見的每一條靈魂、每一道目光的交會、每一種破碎的耳語裏。對依然需要性交的我而言,應該是件好事。激烈的靈肉,雖然無以到達哪裏,但畢竟有著一份實在。一份足以舒緩、暫時填飽我莫以名狀的飢渴的實在。



這些日子以來,我往往帶著關於妳的遺失、掉落在我心底的東西,走進「DS」,去找女人性交。猶如這個島國盛行的消費主義:減肥,我在這裡所挖掘到的性交,完全是量的問題,把良好質地撇除掉,只要能累積到某種程度的量,把身體裏隱隱作痛的部位全都塞進眼前的女人裏,無論是堅硬或者軟弱,隨便都好。那像是找個洞,把不要的通通丟進去,埋好。



劇烈而凶猛,宛若野獸相互咬嚙、撕裂的性交,沒有溫柔,當然不會有光,甚至連黑暗都巧妙地遮掩掉了,只是蒼白的午夜極之單純地在兩具軀殼之間遊走、擺動。



真正流蕩的,不過就寂寞這一回事。



性交完,我通常會扔下女人在賓館,砍斷一切後續的可能。



跟著,在山腳的7-11用電子錢包買了加熱的御便當跟冰咖啡,跟已經熟識、計畫著哪一天也拐上床的女店員哈啦幾句天氣真好或真壞的廢話後,返回那個感覺像是世界邊緣的地方。



洗完澡,又刷牙、又洗臉。照著妳遺留的習慣,用化妝棉沾濕水,擦臉,擠一些到掌心,在臉上抹勻,拍打,再塗上乳液,並輕輕施力按摩。做仰臥起坐,肌肉展開又收縮,以俾使先前肉體的快速抽送帶來的衝擊舒緩開來。最後,吞入猶若會把自己打昏的安眠藥,兩粒,躺平,等待黑暗襲來。



我出去,我回來,日子就這麼過了。



這一百零八天以來,大概都是這麼過的。至於為什麼是一百零八天,為什麼只有這些天數,好像有什麼意義。但我卻想不起來。姑且把它當作沒有意義也未嘗不可。



從睡著到又睡著,這中間好像是一片透明的膜。事情發生得很透明,也結束得很透明。我幾乎沒把握能掌握到時間的流動。似乎,時間也變得透明了。



而我,是不是也正在變得透明之中?疑惑,輕輕的。



日子總是這樣,一再、一再地重複。疑惑,也是。



我就是在這個地方、這個時間點,又睡著了啊…



不就這麼回事嗎?



在妳消失的地方,我重新睡著。又,再度,罷了。



說到底,不過就是這麼一回事。確實祇是這樣而已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