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的故鄉



  是你



  咆嘯。



  耳朵的墳地



  則是我



  不著邊際的叨絮。



  發怒 我們都發怒。



  舉起槍



  該在誰的嘴裡



  補上一記子彈



  穿毀所有事。



  或者



  直接割開誰的腦袋



  一併炸壞眼球底下的記憶。



  愛情 確實



  是最抒情的犯罪



  且最後我們還只剩下灰色而已。



  亂慘的 所以 你跟我 



  對 就你跟我 不妨試著



  試著平心靜氣湮滅



  彼此咬下的齒痕。



  畢竟



  誰都會有鄉愁的



  關於愛與傷害。



創作者介紹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