勢必奔踏爾等的血肉而過,以骨頭盛誰的獨奏,將時光倒入耳朵,飲盡。





  颱風歇息,在很多很多種還未吹散的相擁,在情人節微溫的停留,於吻。





  暴力鑄造成毫不鋒銳的黑夜,沒煙沒火地切進顏顱的縫隙,旅人正死去。





  一隻箭,一隻,一隻看不透靶心的箭,唯有射穿法官眉頭,並唾棄天平。





  子彈在胚胎時就已性格躁鬱,往往易怒,往往任憑衝動執行謀殺的正義。





  左手在獨白著,翩翩地,在銅像靜止而哀愁的雙眼,畫出必斬首的軌跡。





  卡車轟隆隆載著水準齊整的雷,朝官邸衝去,讀過的唐詩全都肝腦塗地。





  馱起年輕的山,無語的河流即便無悔也無怨,而游的姿態卻那麼那麼老。





  惡,彷彿是最美的,如幼獸,從來天真,或者如吸血鬼的情慾從來美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