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怎麼去車站,我知道的不多。不比妳多。

   當然也不會少。據說站前有一隻手。掌心有一

   手勢。內含翅膀。手勢有點煮得太老,誰都沒

   法咬動了,但翅膀還嫩著,還好,像鮮綠的草

   甫發芽的時分,才正要被美麗地流放到世界。

   碰巧妳預備出發,不如到那兒去,去摘取那道

   手勢。喔,對了,還有一隻貓跟至少十年份的

   哀求歇止在上頭,妳我都知道,那是肉多多的

   叫。請切記。務必先關掌心的爐火,避免手勢

   烤焦。然後妳可以,可以扔掉手和掌心,剝開

   手勢,戴上翅膀,跟著貓,翻滾,穿越妳眼中

   那道新生的吻痕般的刀傷,到發夢的牆的彼端

   去,坐上月光列車,去流浪妳微微發光的疼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