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詩的舌面

  下方

  吐出幾條河川

  幾顆樹

  幾球月亮



  於是暈眩。妳好忙

  忙著在睡去以前完成

  國境的終結(而是否那些意義

  都跟隨著終結微妙地持續

  更多樣更繁複的終結──在妳之外?)



  觸摸火的語言

  觸摸純藍的洞口

  孤獨正正要酩酊了



  但難道妳不曾在

  夢中寂靜?

  不曾變成水擺渡到十方?

  不曾變成空白的光

  投身葉緣,摺疊三個次方



  的影子?是純淨

  是透明

  在受潮的

  已發霉的月光之中

  出沒的野獸



  妳是囹圉的

  是驕傲的所有指涉

  比宇宙更孤獨



  或許該改用日光的方法走路,走

  在牆上



  接受膜拜。教閱讀妳的

  先學習當一尊石像

  不靜不動並

  漫長地越過一片鏡子的

  剎那,懂得妳擦傷的



  聲紋如何與形銷骨立的

  正午反覆失落一尾又一尾

  的浪花。直到太初復醒





──97/6/25,吳俞萱主持「影詩Salon─蛇行的靜默」,《瑪雅黛倫之鏡/In the Mirror of Maya Deren》,關於瑪雅黛倫/Maya Deren的紀錄片,牯嶺街小劇場二樓。這個電影會的最終章。今天提供的參照是零雨的〈野地系列─逃跑〉。藝術場域的面向從來不是固定的,也不適宜被定於一尊,從這個層面來說,紀錄片的形式便過於獨斷了,在主觀與及無以指證的追述下,Maya對各種界限的大突破,不知怎麼的,突然窄化成某種破敗、某種失意。默會試著將之遺忘,如此方能穿到鏡子的另一端(這正是逃跑啊…),跟純淨的Maya文本繼續原原本本的忠實對話。





「影詩Salon─蛇行的靜默」網址:

http://www.wretch.cc/blog/cinesalo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