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紋呻吟了

  也蒼白了

  反側在失眠的鐘面以外

  在作夢的邊沿

  更陷溺

  更不由自主──



  妳的時間

  回到鐘上了嗎?



  被一片目光燒烤的詩

  無法經驗陣痛

  戀人反覆地練習擁抱

  卻忘了

  雨中的寂寞



  黃色的昨日

  太安靜了



  我們可以一起遺忘

  那些不曾擁有過的身世

  然後到體內更遠的地方去

  扮裝成明日一株

  無痛的輕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