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心翼翼地把自己身體從肩膀抓下來,改抱在胸前,順便撫摸了一下,順一順毛。然後我想到現在躲在我可愛身軀裡的是一勁的猛睡跟廢物沒兩樣的老豆就整個很鳥火。



  我瞪著他,等於瞪著我自己。整個很乾很白爛的行為。



  四隻貓也在瞪,瞪著門。



  大夥乾脆瞪瞪相連到海邊好了。



  〔豹豹你來。〕又是黑毛在下達指令。



  黑色將軍令是吧!哼哼,了不起了不起。反正就是鳥不起。



  三腳貓刷地就移到門前。



  好快。這傢伙是有裝隱形義肢不成?!



  他蹲坐著,直盯門瞧。看了良久。簡直定住了。



  演默劇?這是哪一齣?卓別林式的躊躇?



  雖然那的確是一張讓我感覺詭異,甚至發毛,的門。



  那門很固執地立在眼前。沒有光亮。周遭都是黑的。像是它獨立在最遙遠最黑暗的地方,荒原或亂葬岡之類的。怪了。而且我隱隱約約感覺到某種冷冽。



  很陰很陰的冷。像是有人靜悄悄的不出聲地把耳朵貼在門後,聽著我們這邊的消息。但其實更糟糕的是,我有種直覺,那扇門根本就是黑色的耳朵。很大的一隻耳朵。這樣想真恐怖。



  算了,還是把它當作黑色大石板好些。



  〈〈太空漫遊〉〉的那個老大哥?嘖…一點都沒有比較好。



  〔怎麼樣?〕



  〔裡面有人。〕



  這不是廢話嗎?難道會是鬼啊?黑毛跟三腳貓很兩光呢…



  〔而且,唉…〕



  嘆氣?貓咪嘆氣真的很可恥啦!



  三腳貓叫左胖子過去。



  左拉慢悠悠的移動,簡直像是有行動遲緩症似的。



  然後他們靠得很近,耳朵都豎直,尾巴在後頭擺來晃去。



  在一邊舔著前腳的七郎:〔應該不難吧…〕



  說啥啊?反正不干我的事。我只要顧好我的身體。剛才實在不應該答應把貓身帶出來的。要是一個不小心傷到了我完美的可愛就糟糕了。都是黑毛害的。



  然後又是光影的濃密度在變化。



  我感覺得到周遭的黑夜被吸食。雖然看不見。又要搞花樣?



  三腳貓跟左胖拉的眼睛著了火。



  輕輕的一聲「喀」,在門後響起。



  「原來你們在開門。」我恍然大悟。



  魔兒抬眼摔了一個很白的眼神過來。



  黑毛啊,你要知道,這可不是顏色歧視,但你是黑的,就永遠是黑的,就算換個稱呼,還是烏鴉一樣的黑,黑抹抹的一隻,哈哈。「眼睛白啊!」說完,我單手捧腹就要狂笑。



  紅毛突然對我微笑。



  我打了個顫。啊…「天氣好熱。」我說。



  大家都回到和平的假象。



  三腳貓跟胖子讓開了點。



  然後我問了一個像是很蠢但其實我完全覺得應該很把握到重點的問題:「我說啊,你們幹嘛費事!就叫黑毛發一下功,把我們移進去不就得了。果然腦袋不靈光──」



  〔你覺得有這麼簡單?〕



  我不瞭黑傢伙的反問。



  〔『潛術力』是隨意可以動用的?〕



  「難道不是?有什麼不對勁?很合理啊…像是那個沒事就會變綠的大傢伙,只要一生氣,就吼吼兩三下,全部搞定。還是那個『黃金體驗』的替身,也可以不斷修補事物啊!」他們當然不知道我在說啥。搞不好我也不知道。不。我包準不知道。因為那是老豆的垃圾腦袋擠出來的咩…「總不會還有限定次數吧,嘿嘿。那也太瞎了。」



  他們瞪我。



  而那個靜默的門,突然「伊呀」了一聲。



  一條小縫出現。



  也在瞪我。



  搞屁啊。真要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