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鮮豔得像是青春的火,驀然而起,把事物把空間,全數吞下。房間也暗了下來。像是張變得黯淡悽慘的臉孔那樣的暗法。七郎的眼睛變得極度幽黑。他的眼瞳愈黑,火就愈旺。
  火攔住了那妖異柔軟的枯枝。
  黑色的影子和紅色的焰在激撞在彼此爭奪消長與破壞。
  我沒瞎。我看得明白。這不是鬧著玩的。雖然我不明白他們幹嘛大驚小怪。我連他們的「夜精」都能咬了。我還怕什麼來著。何況是這個看來薄薄的影子。有什麼大不了。反正他們就是一群愛大驚小怪的貓。嘖。不過看在他們慎重其事的份上,我就勉強接受他們的護駕。哈啊…護駕。衝啊,小貓們。
  世界最好是你們這些小貓兩三隻能搞定決定的。
  「嗤嗤…」
  像是有一地枯葉同時間被踩碎的聲音響起。
  要命。這是在幹嘛。
  那黑枝的東西!
  有嘴巴?
  我眼睛,不,老豆你振作啊,笨就算了,連眼睛也不行,也太爛。不。我覺得七郎的神情很勉強。如果那紅毛有所謂表情的話。那黑抹一條真的在吃火。
  它在吃火。
  ‧它‧的‧的‧確‧確‧在‧吃‧火‧
  沒有錯。我看得明白。就差沒聽見喀嗤喀嗤的咬碎聲。真是要命。要了八百輩子的命。怎會這麼的鳥。鳥透了。幾大滴冷汗就要突破老豆肌膚的表層。我知道。
  火。七郎的火一步步敗退。
  那黑影就像是吞進大象的蛇,正變得愈發的大。
  我身邊的那隻胖子,突然往前踏。全身的毛暴漲。橘白色的他,低低的吼了起來。哇。像個英雄。亂像一把的。雖然是個肥胖英雄。但請叫他洪金寶(這是什麼鬼!老豆的垃圾腦袋提供)。
  突然房間內一堆東西飛了起來。砸向黑影。全都撲空。
  不是我在說。這胖子拉是腦筋全長油脂去了不成。影子難道還會怕痛!還是你覺得這樣很好笑?故意來玩耍一下。正經點啊你胖成這樣已經沒有未來了,還敢胡鬧!
  〔不對。左拉。牆壁。〕豹豹的話語異軍突起。
  迴紋針啦筆啦檯燈啦鞋子什麼的全都往牆上扔。
  連三腳貓都傻了。完了完了。果然不能靠你們。只好我來。
  那黑影縮了縮。
  唔嗯?我撇了撇嘴。這又是怎麼了?還好我的腳沒踩出去。否則像是諧星或者漫畫人物那樣腳騰空整個定住的模樣,也太瞎太淒涼了點。我可不想糗到。
  除了貓的屍體以外的東西,都給扔飛了起來。一勁的對準牆壁投去。由小而大。電風扇鞋櫃冰箱啦連床都給往那塞去。我訝異地看著左拉。這胖子這麼有力氣哦!看不出來,不,看得出來,難為你沒有白吃了。果然力氣飽飽。加油。加你的肥油。把那節節敗退的黑影截斷。
  哦,我的理解力很快就抓到重點。豹豹叫做「偵探」。想來眼睛很利。剛剛開門的時候,也是給左胖子指示。牆一定有古怪。八成是操控黑影的人躲在那兒。
  七郎的火就更炙亮了。
  黑色枯枝似的東西像是燒熔似的。
  真是爽。我最討厭黑黑的東西了。從那叫什麼鬼「夜精」的到黑毛傢伙還有這個會站起來的影子。都見它的鬼去吧!就算是貓也沒比要遇到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事吧…雖然仔細想想,現在我是在老豆的腦子底,所以才覺得奇怪,搞不好我回到我的貓體裡就覺得也沒什麼也說不定。但不管。我現在就是在這裡面。其他的就不予考慮。
  所謂的可能性不就是這麼回事嗎?
  當你確認了一條路,這一條路以外,就不存在了。
  可能性是不斷分岔不斷分岔的迷路花園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