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微,稍微有些奔忙的早晨。四點入睡,九點就把自己從溫暖的夢境拔起來,貓帝、魔兒當然又要抗議他們的天然暖爐不夠盡責了。真要命。但作為一個父親,總是在必須離開的時候,無有忘懷他們的各種姿態,甚至時時思慕著。

  先去了新店家樂福的義式古拉爵參與【讀書會不會】的討論。點了義式生魚片跟西班牙海鮮烤飯。後者很多胡椒,被搞到了的冒很多汗。前者處理的方法讓人吃得有趣。

  跟著再趕到華山。今天是「2008 Urban Simple Life簡單生活節」的第二日。相當機車的,八德路沿路的所有機車格都滿了,所以只能轉進忠孝東路,停在遙遙的杭州北路,再走回來。在華山門口看見張震嶽在翻耍他的腳踏車。到八德的入口處在左手綁好綠色手環,又拿了優惠卷,直接殺到天空舞台。

  已經錯過Tizzy Bac。而蔡健雅還未開始。坐在樹旁的石椅,喝隨行鋼杯裡自己煮的espresso,深深的呼吸,讓綠色充滿胸臆。冷酷的風跟溫烈的冬日都被世界的輕柔性包覆住。然後就讀起了史蒂芬‧金/Stephen King《克麗絲汀》。

  蔡健雅開始。她只帶著吉他。這是挺適合她的形式。不複雜的編曲。她的串場一樣很乾很冷。但歌唱很好。女子孤寂的城市。無有華麗唯獨灰色常在的情歌。〈達爾文〉凝聚進化與失敗的調子,還真是只有她能寫能唱。她不煽動,即使是〈Beautiful Love〉的美好呼喚,仍舊在她有些冷清的嗓音底,變得沉穩而寧靜。默向來喜歡這種處理。

  到綠意。史辰蘭正在撕裂空間,即使邊緣有些暈。但好像還不錯。接下來是自然捲的場子。是奇哥。但似乎沒有魏如萱。重點是咖啡嗑光了,肚子犯癢。掉頭走出華山。這同時,飢餓像是宿命,像是某種附身的什麼,撞擊而來。不想吃西雅圖看來很單薄的餐。過忠孝東路,到另一邊小巷裡的港式料理,點了招牌飯跟鮮蝦餛飩湯(還不錯吃)。頂著一頭招牌髮跟眼鏡的盧廣仲在左後方用餐。

  再回到西雅圖。買了杯銀河酋長,放自己的鋼杯。靠著椅子,不知不覺,就發睏了。醒來,洗了把臉,再走回華山,向微風舞台。再進場只需辨識手環也太簡單,不曉得有沒有人魚目混珠在手腕處裹一團綠搞假溜進去。

  Cia Cia何欣穗唱著最後一首歌。彷彿美好的事物急閃而過卻在耳邊留下極深極深的纏繞。真讓默驚豔的聲音(回頭上網訂了她在河岸留言西門紅樓展演館的《40》萬壽無疆趴)。她說今天玩得很開心,謝謝大家。樂隊還不捨地弄〈金包銀〉一小段。坐在草地上,等著八點到來。在光與影子交錯的紙頁上繼續看Stephen King怎麼步步推進那台恐怖車子(做為男人對車子的迷戀與瘋狂的標示真是再貼合不過了,只是並非在自豪,對車種完全處於興趣偏零的默,實在不瞭移動的四輪箱子有何魅力可言)的陰暗魅力與少年的終將被損壞。

  張懸來了。依然是個有很多話想說的女子。依然喝酒上場的女子。但今天她說不在會場抽菸。不過默挺喜歡抽菸女子,尤其是抽得漂亮的話。公眾人物果然是恐怖的制約源。但今天的她,有了猛獸的氣味,〈畢竟〉、〈討人厭的字〉、〈喜歡〉等等,在她硬如鋼鐵卻又撩亂如星火的聲音底,見識到了自省與往外探索的深刻性。橙草的克拉克又當來賓(最近張懸的場不乏此人)。張懸在旁合唱,感覺游刃有餘,也就流蕩出某種風情來。

  當然來賓的重點是陳珊妮。這位公主穿著日式和服(還是浴袍)在張懸的「這傢伙」介紹中登場,張懸也配合的穿了件像是和風旅館服務員的衣裳(還蠻好笑)。兩人唱了〈流浪到淡水〉,現場就突然躁熱了起來。而陳珊妮的收攝力在她獨唱〈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時更是精確無比,每一個音都在它們應有的位置上蹦跳,絕不逾越分毫一般,彷若有什麼力量釘住它們似的。當她唱到「誰都有一輩子好好想清楚」,坐在地面的默卻像是憑空而昇,戰慄的,屁股像是往上漂浮了三公分一般。真是無暇而優美凶猛的聲音。

  唱最後一首以前,張懸一再呼籲要去陳珊妮的演唱會(她的《視覺系樂園 陳珊妮2008耶誕演唱會》默沒道理會錯過早早買好票等著,若要列島國每年不可錯過的十場演唱,陳珊妮的,毫無疑問地名列其中,所以有興趣的人趕緊上年代售票系統買票去吧),且心疼她勤跑通告。於是〈寶貝〉,帶點夜的深度的〈寶貝〉讓兩人的合作有個形式完美的,炸毀。

  緊接著,蘇打綠在天空舞台已經展開了。弦樂部分的緊張與撕碎性在空氣間簇擁。那鼓,那鼓聲很陰狠地,猶如下鉤拳,從下體處猛揮而來,默感到睪丸急縮,肚腹肌肉繃緊,內臟像是被位移了,咚,咚,咚咚…彷彿身體裡頭的組成都在跳動。吳青峰唱著兩隻麥克風像是有用不完的充沛能量,那是輻射,把東西送出去的輻射(跟陳珊妮的收束與強大的壓服不同)。很用力的表演。像是某種飢渴。某種在台上用盡所有力氣訴說以及傳達的飢渴。表演者的飢渴。極為內在的。

  唱到〈夜太黑〉,自然曉得來賓林憶蓮要上場了。兩個人的高音纏結在半空中,猶如雙頭蛇般,吞噬與環繞。不休止。雖然一度林憶蓮的聲音的密度不夠,而吳青峰又像是衝過了頭,以致於兩人的合鳴有了岔口,有了斷裂。但聽林憶蓮唱〈寂寞擁擠〉,卻是種至高的繚繞迴圜,很不得了的綿密。但今天的吳青峰不怎麼好笑,連團員在跟林憶蓮哈啦時,都少見的僵硬,跟先前放肆嘻笑的蘇打綠不太一致(吳青峰自己說了有些變故也挺緊張的種種言語)。

  蘇打綠的最後是〈無與倫比的美麗〉。在銳利的切割之中,把聽者的夜晚送到太古,彷彿時間都要逆溯,彷若生命正在倒退,彷如我們應該要變小,變得卑微,才能理解宇宙的深邃與奧秘,才能發熱,以自身的溫度。這時候,旁邊有西裝筆挺、掛著pass卡的大漢開道,瞥見桂綸鎂講著手機通過。而吳青峰拔高了的吶喊沒有終結,那就要到最高的地方,永不墜落了。確實無與倫比。

  啊,想要星波小老虎,回家的路上,心臟處一團熊熊火焰,一路唸著星波小老虎,小老虎──只是怎麼主辦單位沒去做一隻可愛的肖像呢?綠色的小老虎之類的?那不是很可愛嗎?如果有,默應該會買,並讓貓帝跟魔兒愉快地抱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