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0074.jpg   

  很快,牆邊堆滿雜物。七郎的火隱匿了,但兩眼幽黑得像是深洞,亂陰森恐怖的。左拉還是像個回事,猶如驍勇善戰、指揮若定的猛將沒兩樣的,那樣子的站法。嘖,臭屁什麼,跟你的漢操,不搭不搭啦…最安靜的豹豹,穩穩坐著,但我曉得他的戒備可沒放鬆。置於黑毛呢?毫無建樹的魔兒在幹嘛,黑色大將軍,你弱掉了啊整個,切,拿出你頭頭的風範,再屌再囂張啊…

  四隻貓的尾巴與地面平行左右搖擺。猶若四種顏色的鞭子。

  他們還真不懂得放鬆,relax啊relax,懂不懂?雖然我是不懂為什麼影子還會怕被東西丟中,這沒道理啊不是!影子又不是立體的──唔嗯,老豆的腦子說的。為什麼不是立體呢?這我哪知道。為什麼影子不能是立體的這件事,似乎是一般性的共識。也就是人類判斷的,就像他們以前說地球是平的,現在說地球是圓的一樣。那是所謂共通的現實法則。不過法則這種東西最好別太信賴哦…

  所以影子應該會痛而且會站起來並且伸出長長的東西吞掉事物?

  現在我的意思是這樣嗎?

  不。就說了。這是老豆的裊裊腦袋啦!

  好。冷靜。

  魔兒發問:〔壓制住了?〕

  七郎舔了一下腳掌:〔你覺得呢?〕

  豹豹端坐,多色的斑紋尾巴左右擺動:〔我看看。〕

  〔唔…〕左拉的嘴巴冒了一個音。

  我差點沒摔倒。「虧你還像個樣子。有點氣勢好吧?」

  胖子拉抬頭看我,馬的,那幽幽的細碎的模樣,讓我的腳發癢,〔唔?〕

  「英雄啊,英雄,剛剛那麼威猛,現在也不用那麼微小吧?」

  〔唔。〕那胖子又給我趴回去,肚子垮在身體下方,簡直像是墊子。

  呼。吸。我得控制我想咬爛貓的衝動。

  豹豹這時發話:〔那個人類被砸昏了。應該沒問題。〕

  人類?這裡還有人這種東西嗎?呃,除了睡在我身體裡的老豆,呃,或者我在用的這具老豆的軀體,呃呃,還是我們,哎呀,真煩。「哪裡有人?你們可以傷害人類?不說只透過鏡子影響之類的嗎?」

  黑毛頭也不回:〔那是一般狀況。〕

  「哦,那現在是什麼?哪門子的非一般狀況?」

  〔豹豹,找『天空之石』。〕

  不理會我?服務有夠不周到的,解釋不清楚啊你們這群貓,「你──」

  〔這個人類抗拒『夜精』,因而產生『反流入』,他已經變成殘暴的動物了。只懂得殺戮。而且會從貓開始。你覺得我們會放任這種事?何況他還有我們要的『天空之石』。〕

  又是「天空之石」,一顆石頭有什麼重要的?「他偷的?」

  魔兒的尾巴捲成問號,他的視線像是黑色的箭,咻的射來。

  〔CK,你很好奇的樣子。你確定你想知道?〕

  「嗯哼。」雖說老豆的口水多,但我也沒那麼閒亂噴。

  〔你確定嗎?〕

  「廢話什麼啊…」

  〔你知曉了,就是『城貓』了,這你也願意?〕

  嘖嘖。反正是老豆的身體跟老豆的嘴。不是我的。你們想要一頭笨蛋人類加入,我怎麼樣都無所謂啊…何況,你這隻臭黑貓,唬我啊!快,想要老豆的屁股就拿去啊,嘿嘿…「哼。快說。」

  〔『天空之石』是自己生成的。〕

  嘎?

  〔生成在所有抗拒『流入』的人類。〕

  一顆會自己長出來的石頭?

  〔人類是很容易被掌握的。特別是他們自詡為萬物之靈的心智。〕

  聽起來是很稀奇。我應該拿來咬一咬、抓一抓。

  〔總是沉迷於幻象。而且還樂意自己製造出來迷蠱他人。〕

  要怎麼弄到手?

  「『夜精』就是利用他們的幻想巧妙地運轉成對我們有利的風潮。人類被『夜精』洗過以後就會對其他生物,特別是貓,保有強大的愛憐。在貓的形象之中他們會獲得心靈的提升與滿足。但『反流入』的人相反,內在會留下更濃黑的事物,因而必須藉由屠殺宣洩,他們會愈殺愈多,而且目標會擴大到所有可破壞的生物,包括人類。很多凶徒和連續殺人犯都是這麼來的。」

  我說啊,你們該不會是要說比如開膛手傑克或陳進興之類的是你們的失誤?

  有沒有那麼厲害?有沒有那麼偉大啊?有沒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