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19(037).jpg 

  「說重點哪…」老半天了還是沒講到我想知道的。

  魔兒黑溜溜的眼睛磨得很亮,〔『天空之石』能夠幫助我們抵禦『化外貓』。〕

  我就知道。哼。到頭來還不是勢力糾紛!去!

  〔『城貓』跟『化外貓』的想法截然不同。但我們又必須避免全面開戰。〕

  「所以?比『天空之石』的數量?」會不會太好笑啊?

  〔掌握石子愈多就愈能將人類的鏡子發揮到極限。〕

  又是鏡子?可不可以讓我看一片先?「總之,是你們的種族鬥爭啦…」

  〔不是。〕

  「又哪裡不是了?少裝清高,你們跟人類是一樣的——」

  〔我們。〕

  「嘎?」

  〔別忘了。你也是『城貓』的一員。〕

  切。我隨便說說你也信。

  〔何況,『化外貓』旨在毀滅人類——〕

  「等等。」

  魔兒的眼睛重疊向我。

  「你會不會太誇張啊?幾隻貓毀滅人類?」

  〔你看不起貓?〕

  「這不是看得起看不起。而是可能不可能。你們當自己是恐龍啊!」

  魔兒直勾勾地凝視我。

  「不管你們的潛術力有多了不起。就算你會飛,那三腳貓會透視,胖子會隔空搬物,紅毛會噴火,就算這樣,你們也沒可能毀滅人類。懂吧?這兒可是他們的地盤了。這顆藍色星球。一顆大砲來,你們就全數掰掰了,還說什麼毀滅!」

  魔兒的眼睛像是在旋轉。

  「有什麼不對?」

  豹豹這時插嘴:〔有了。〕

  有了就生啊…吵屁。

  魔兒的注意力一下子就扯過去。

  該死。也未免太不認真集中。果然不可靠。難怪長得黑抹抹──唔嗯?這話的意思是?我搖搖頭。哪有什麼意思?就是個無聊的台詞。像是老豆生活周遭那些人們居然能日日消耗的電視劇的說話。爛透了。我總覺得包含老豆在內都活在他們共同認可的虛構裡。那些戲劇啦電影啊甚至流行樂都在告訴他們生命的樣子跟事物的樣子。而且都是指著「應有」的樣子。好吧,想倚靠別人的幻想填補經驗,那至少去學學馬羅尖酸得還有點詩意的對白,別老是嘴邊爬滿寂寞的無力的字。沒長進啊…怪了,這顆腦袋搞得我很聒噪。好像不多想點什麼不成是的。那笨蛋之所以笨跟瘋癲八成是腦袋逼的。

  停。

  我眨眨眼,擺擺手,扭一扭屁股。好。還好身體還聽我的。我覺得那線路有逐漸鬆脫的感覺。不太妙。「喂,你們還要弄多久?快點、快點。」再不手腳俐落些,你們就準備扛著一醒來八成驚慌失措的無敵笨蛋了。嘿嘿呀…

  魔兒說:〔左拉,你準備把石頭挖出來。〕

  左拉終於沒再趴著,他溫吞地爬起,很抱歉地對我喵了一下。

  「死胖子,幹嘛?」

  〔那個,〕他的眼睛落在我的身體,〔你的,要不要自己顧好?〕

  哼。「廢話。」我彎下腰去,兩手抱起我寶貴的至高無上的貓體。

  〔人類就是我們的能量來源。只要有人類,只要我們抓住了他們的鏡子,就能運用『潛術力』。像是太陽能。雖然不到取之不竭。但人類佈滿了地球對吧…〕魔兒的黑眼睛又冒出來。

  還真愛說明哪…我可沒在乎。「你們儘管用,」沒我的事,「別客氣。」

  〔當然我們不會過度消耗人類的鏡子。〕

  「哦,幹嘛不消耗到底?」我隨口搭話。

  魔兒詫異地瞅我。

  怎麼?我說了什麼鳥不起的話嗎?

  〔我們透過鏡子吸取人類的能量。但鏡子是不會飽足的。鏡子非常非常的貪婪。如果不斟酌,人類會被我們吸乾,最後變成空的軀殼,根本的東西全會給鏡子吞了。『城貓』不會這麼做。〕

  言下之意,就是「化外貓」會這樣做囉?該不會有乾屍什麼的其實不是吸血鬼幹的?而是你們的敵對者「化外貓」的具體成果吧?「是怎樣?」我用力擠弄老豆的眼睛切割魔兒,「你們是正義的一方就對了。我幫你們鼓掌行吧!」

  〔我們。〕

  去你的我們!

 

24-02-08_2329.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