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2-08_0808.jpg 

  我捧著自己的身體,待在笨蛋老豆的身體裡,已經夠委它八百年的屈了。現在居然還要聽一隻黑毛叨念幻想,我有沒有這麼可憐哪!我是貓帝,又不是可憐帝。腳很癢。很想踹誰。但東看西看,不,不能看。眼睛得直視前方。

  這裡全是會引發老豆暴怒的情景。我可沒明白有什麼好氣的。那樣多貓的屍體。雖然不干我的事,但真是亂慘的。都是黑毛他們瞎搞的。什麼「夜精」、什麼「流入」的,搞得天下大亂,欸,不對,沒有天下,是這笨蛋的腦袋大亂,雖然原來就已經夠亂糟糟了。連氣味也最好都別聞到。對對,我得捂住鼻子。血腥和腐臭的味道總是在挑動老豆的沉睡意識。我可不想事情變得更麻煩更不可收拾。

  〔CK,你最好記住。你已經無可避免的成為『城貓』的一份子。〕

  哼。我好怕喲…老豆的皮都在剉了,好剉好剉。

  魔兒的眼神變得很深,像是陰暗的森林的入口,不見底的黑。

  這傢伙是認真的?

  左拉到了牆前,七郎在他左側,豹豹在右邊。

  魔兒則還是看著我。那眼神也不知道是冷冰冰還是單純的沒溫度?

  「你不是忙著要取出『天空之石』?還有時間跟我互瞪?」

  魔兒慢慢的轉過身去,尾巴平順地橫擺。

  小傢伙還真囂張。要不是我得專心專意護著自己的身體還要顧著別讓老豆醒回來——說到忙,我可是比你忙多了——我就跟你瞪,瞪到天荒地老,我都陪定了。你們趕緊搞定。我實在有點乏。

  他們小心翼翼的。

  豹豹說:〔左拉,別驚醒那人。〕

  左拉點點頭。

  〔哼。〕七郎火爆的說:〔他醒了,我就把他燒成焦屍。〕

  魔兒:〔我們別引起太多人類的注意。〕

  七郎憤恨似的甩了一甩那條火紅的尾巴。

  紅毛的脾氣真不好。

  左拉東挪西移,剛剛堆上去的東西很快就被移開。

  一條人影躺在牆角。像在昏睡。

  〔他的心臟。〕豹豹說。

  魔兒:〔快。〕

  左拉稍微往前點,蹲低,眼睛炯炯,耳朵、尾巴都豎直。

  我定睛看。總有個什麼徵兆吧…

  很輕微的,「啵」了一聲。

  一小塊黑黑的東西突然飛了出來。

  就這樣?不用爪子抓一抓?也太不明顯吧…〔神偷〕左拉是吧!

  魔兒:〔CK,攤開你的手掌。〕

  「你哪隻眼睛瞧見我還有空的手?」

  魔兒的背影抽動了一下,〔左拉,放進他的口袋。〕

  左拉的眼睛移到我的右腿。

  有個什麼溜了進去。神不知鬼不覺。這能力還真好用。難怪你胖死。

  所以這樣就搞定了?「可以走了?」我歪了歪頭,好像有點太容易。

  七郎還瞪著那昏去的人類,〔他呢?〕

  喂喂,幹嘛忽視我的發言!

  魔兒說:〔你等等把門燒壞。讓人類注意到這兒。他們自己會處理。〕

  我聽見七郎的聲音在咆嘯:〔但他殺了那麼多——〕

  我都快要聽不下去了,「廢話還真多。把他燒了不就得了。你那麼會玩火。」

  〔不成。〕魔兒阻止,〔我們的信條就是絕對不奪去人類的生命。〕

  去。最好是有那麼重要。「信條這種東西是人類在玩耍的,跟貓無關吧…」

  我看得出七郎很心動我的說話。嘿嘿…

  魔兒:〔七郎你不會想變成『化外貓』的對吧!〕

  我又補了一句:「變成『化外貓』也沒什麼不好。」

  七郎的氣勢卻軟了下來。他轉身往門走去。

  欸,當「化外貓」這麼糟糕?還是恐怖?

  而事情就在這時又起了變化。真要命。

 圖片0045.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