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582.JPG 

  一直聽那黑毛說鏡子鏡子的,終於我也親眼(親老豆的那雙死魚眼)看見了鏡子。雖然有點隱約。有點一閃而逝。但我看見了。我確信我看見。我蠻確信我看見了鏡子。並確實地承接了鏡子的存在感。真詭異。那真的是鏡子。

  ‧除‧了‧鏡‧子‧它‧還‧能‧是‧什‧麼‧

  就在我覺得我往外滑動的瞬間,像是滑入了臭黑毛的眼睛——我是彈珠嗎?——我就見到了老豆肥大身體後方懸浮著一片鏡子,一大片黑色的鏡子,幽黑得不得了。這實在沒道理。

  為什麼鏡子是黑色的?黑色的鏡子?它能夠照映出什麼?如果鏡子不能反射目光所見事物?那它還有什麼存在意義?鏡子不就該是目光安頓之處?喂喂,停。這個時候我還真能瞎想些有的沒的。不正是緊要關頭了嗎?

  我像是一抹膠,滑移的同時,還被扯長了,我深入黑色的什麼。就在那時我看見老豆身後的鏡子。所以我在哪裡?還沒搞懂,我又像是坐海盜船一樣的被扯進另一頭。然後又看見了臭黑毛。我快吐了。

  〔CK,穩住。〕

  是魔兒的聲音。應該。因為很四面八方。沒有定點。那話語非常遼闊,無所不在地,巨大而清晰地充盈在我的意識底。是怎樣?有沒有那麼厲害的麥克風?何況我又哪兒不穩了?你以為我是願意被擺來擺去啊?

  〔別再嘮嘮叨叨了。抓住身體。〕

  嘮叨?我又說溜了嘴嗎?真要命。不牢靠的老豆笨嘴。

  〔不。是我在裡面。〕

  你在裡面?

  〔你也在裡面。〕

  我在裡面?

  〔我在你的裡面。你也在我的裡面。〕

  怎麼像是很色情的樣子?我們有沒有這麼好啊?啊,好暈、好暈。

  〔現在的重點是我們得讓你的人類睡好。得把他帶走。〕

  幹嘛?

  〔他有很強大的鏡子。不能浪費。他留在這裡會變成罪犯的。〕

  所以?

  〔那你哪來的住的地方?〕

  很重要嗎?昏昏沉沉的。

  〔也許你是不喜歡吃罐頭——〕

  哦,罐頭,對了,罐頭,這沒什麼用的老豆有挺好吃的罐頭,還有飯糰。

  〔所以你得讓他睡回去。他不能醒。沒有他的黑色鏡子我們哪裡也去不了。〕

  這麼神奇?

  〔鏡子在人類沒有意識的時候是力量最強大的時分。〕

  所以我得讓他睡著?

  〔是。快點。〕

  我又不會催眠,也沒有你們的「潛術力」。何況世界斜來斜去的。

  〔你只要保持清醒就好。你醒著,他就會睡回去。〕

  醒著就好。這麼容易。

  〔對。你辦得到吧?〕

  看我想不想。我現在挺暈的。在山坡傾斜面的任意改換。

  〔你找個辦法穩住就對了。〕

  辦法啊,辦法是人想的,不是貓啊…

  〔別沉沒了。讓他深深的睡去。〕

  想什麼呢?這麼滑來滑去,遲早把內臟滑出來。我可不喜歡滑。滑溜溜的肉我倒是愛。肉,好吧,想罐頭。對,罐頭。魚的味道。各種魚。肉。牛肉、雞肉。玉米。河流在衝蕩著,交會交錯。飯糰也很香。裡頭的肉是很能提生我的存在感。傾斜的坡。傾——斜。我要一大塊飯糰。像是山一樣的飯糰還有罐頭山。山。山。我不要沖走。我要醒來吃罐頭。我餓了。飯糰、飯糰。飯糰等我。我要咬。要起來。咬山。罐頭大口咬。醒來。我餓,我就惡。我要。我要。

  我要醒回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