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整大小 img524.jpg 

  關於楊乃文,是從卡帶的時代開始的。她的個人專輯《ONE》(魔岩唱片)。還有由蘇婭、李雨寰組成的dMDM《愛上你只是我的錯》(魔岩唱片),楊乃文搭配dMDM演唱了一、兩首,當然重頭戲是她和李雨寰的〈愛上你只是我的錯〉。這兩張,手頭上的都是卡帶。把音樂側錄在黑色磁帶的物事。彼時,CD還不是單一選擇。妳還可以選花個一、兩百買卡帶。

  不過所謂時代一向是把事物歸類為老舊以後便痛快傾軋而過。那恐怕是機械的巨輪。擋無可擋。好快,沒有多少時光,卡帶便煙消雲散。連帶的音響裡頭而今還有卡匣設備的也寥寥可數。時代,真是恐怖的東西哪…

  六月十三日,晚間,台北小巨蛋,座位B1特B區,7排20號,《HaveFaith!楊乃文2009演唱會》,聆聽楊乃文的時刻,在The Wall七個月多以後(〈命所有的星星從耳邊墜落──聽《楊乃文Selected 2008》〉再度感受她的衝撞。

  但叫完全激烈起來的,幾乎只有〈祝我幸福〉、〈今天清晨〉,沒有太多樂器搭配,只是簡單的吉他或琴,就好聽得不得了,那種細微的、深處的東西都會被噴發,都會像是黑暗與火焰正與空間交錯而過。精彩、強悍,毫無疑慮。

  〈Silence〉、〈Monster〉、〈Miss Underwater〉、〈你就是吃定我〉、〈靜止〉

〈電視機〉、〈The Scientist〉、〈女爵〉等等。幾乎沒有什麼花招(除了一段關於從某些圖裡找出隱形的字的錄影播放)。綿密的不間斷的演唱、演奏,楊乃文的聲音在整個空間裡跳躍、奔逐,絕無疲勢。她一直是那套冷峻而嬌豔的打扮,只在encore時換了一套強烈的褲裝。到了〈After Hours〉,楊乃文很冷很冷的拿著三角鐵,敲,然後用嘴巴發出「叮」的聲音,居然也能有俏皮的效果,真神。

  特別來賓是甫在同場地辦過演唱會的陳奕迅。他們一起唱了〈星星堆滿天〉、〈Perfect Day〉,陳奕迅則獨唱〈十年〉(?應該吧)。最後encore曲還有和嗓音乾烈沉厚的李雨寰合唱的〈愛上你只是我的錯〉。

  然則,大多數時候,楊乃文的歌聲便像是懸空的鋼索正被大風颳動一樣。隱隱約約的那線一直在,但你就是憂鬱著它隨時都會被颳走,被颳到無人知曉的遠處。一再地被颳散。那激情像是要被極極聒噪而銳利的樂器聲分散了。雖然那聲音一直在,一直沒有被隱滅。楊乃文那樣的冷靜。一個擁有絕大熱情的冷冽女聲。她甚至比鼓聲更冷靜。恍若事物的走向都可以被包含在她的歌唱裡。可惜樂器的躁亂和楊乃文的嗓音不能達至一美妙的和諧。當然這也是對演唱會主唱和樂隊的「聲音的比例」的某種閱讀標準。

  對了,閱讀,這裡說閱讀,當然是頗為傲慢自大地引用了薩拉馬戈/Saramago透過小說角色的發聲:「凡是若非文學即生活,歷史亦然,我無意冒犯,尤其是歷史,還有繪畫與音樂,音樂從一開始就負隅頑抗,若即若離,企圖掙脫文字的牽絆,我以為應該事出於忌妒,但是,終究還是屈服了,而今,繪畫已經不過是以畫筆完成的文學作品罷了………」(《里斯本圍城史》,秦於理譯,時報出版),書寫(供人類運用可辨識的符號系統,而閱讀不正就是辨識該系統)與生活。那麼楊乃文也是對音樂進行書寫吧…

  在楊乃文沒什麼說話、沒有多餘換裝的不親民風格裡,便讀到靈魂的驕傲。那是對自己的歌唱有著強大、堅定而飽滿的信念。猶如演唱會初始,背景的那雙由火焰形成的眼睛一般,那同時,也是楊乃文對生活與音樂的深情凝視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