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148.jpg 

  把眼睛彎曲到眼睛

  把腳折進山

  把頭轉入佛語

  太多還是

  太少

  那些疊合的呢喃

  有沒有耳朵呢

  有沒有一點微微的

  顫慄

  來自語詞的夢遊

  穿過洪荒

  以詩人的慌?

 

  而種子在火焰

  房子在藍色

  玻璃在流動裡

  土地,土地在震後

  手捧著泥

  鞋子沾滿金黃色的

  慈悲

  靜下來

 

  空間:一首詩的

  邊緣

  如果核心

  被時間剪開

  那麼

  所有的顏色都複合

  酒和鴿子也將複合吧

  以作為

  風的意義

 

  而我便被

  八方穿過

  無有一物可著

 

 

──一月九日與妹妹閒遊至大安路「黎畫廊」看高興畫展《飄移》,意外與阿翁(大學時代晚一年而無緣做為其學生的高度詩人)對話。《八方穿過》為展出畫其中一幅。

 

高興畫展.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