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9143.jpg 

             ──寫給幻象,她曾經以肉身寄於曇

 

  她是月光養成的詞句  一線煙被誰的嘆息吹散   但雪都崩裂了

  在遠方        被乾枯的葉片       某種野獸派

  在心上的籠子     飄落時截斷        還未生出耳朵

 

  你眼睛的渴      寫過幾篇字        那青春的車廂啊

  在一株神色慘澹的   以血為墨         搖晃如波紋

  梅上歇息       每個拗折都是粉身碎骨   古老的神祇正嘔吐

 

  把所能想到的鋒利   她的凝視         靜靜地凹陷了

  都打開        像刀一個斜劈       回憶的所有場景

  指著最初       你的臉上遂血霧瀰散    黑洞是唯一的收穫

 

  有依稀的幾種彩色   看不到昨日鮮豔      在空氣裡躲迷藏

  衰竭在        只有灰暗的花       窒息的詞彙

  她吻過的       無與倫比         和明天一起死去

 

  構成你短暫的午后   雨並未停歇        鏡子一無所有吧

  一群影子       而青苔發長了語言     愛情也是

  歡騰地越過她的牆   旋即又融化        無所謂本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