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球詩雜誌》06.jpg   

  他們在飛機上睡去,醒來,用餐,說話

  繼而睡去醒來用餐說話並且再睡去醒來用餐說話

  一再而再的反覆反覆的沒有終結的

 

  他們共用一張臉,一個身份,一道密碼

  共用移動的程序,這裡,那裡,此岸

  到彼岸(但岸通常是案:從一件案子抵達

  下一件案子),共用同一種經驗

  於是沒有脫逸的必要,沒有他者和自我的邊界

 

  以嚴密的機械運轉,他們將自己變形為訊號

  流動在電子海洋,所有的事物都預先被體驗過了

  複製乃是從前一個複製轉移而來

 

  他們在同一座機場同一個房間

  睡去─醒來─用餐─說話

  在途中一直是他們的命運

 

  有關剝削,有關權力結構

  有關吻、快樂與哀愁,有關性的定義、執行

  他們共用同一套理性與情感,致力於相同的噪音與遊戲

 

  暴力與色情都是被允許的

  他們在同樣的叫喊與動作中

  將與他們相似的人撕毀、搗爛和驅逐,然後

  睡去。醒來。用餐。說話。

  生命被簡化、濃縮成同一種──

 

  他們是在空中漫遊的肋骨

  卻沒有一處胸腔可以隨機地填入

  他們是基本粒子,懸浮,前進到下一條相同的走廊

  相同的色情頻道,相同的彩色

  (相同著,就是煉獄了嗎)

  他們睡去/醒來/用餐/說話

 

  以上帝之名或魔鬼的懷抱,他們切割靈魂

  像是切割戀人的肉,交換,抑或停留

  在同一次程序底,被電流貫穿:

 

  愛,最後是,最後,那是,憂傷,或者其他的什麼

  而愛終究抵達了他們的心上,一道暗號

  不可計算,無從突破,始終難以解密

 

  請記得,他們試圖逃開數字逃開程式的演算

  但末日或者創世紀,都在他們的呼喊底漫長的生養著

  而時光無法停頓,而救贖無法成立

  他們繼續在飛機上睡去,醒來,用餐,說話

  他們繼續拆散自己的人形並尋找遺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