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1333  

   03.Ⅰ

  最近從沾著無數貓毛的紙箱深處挖出了一套十幾年前真是大感驚豔的漫畫:那是《JoJo冒險野郎》(大然版,共63集),後來改叫《JoJo的奇妙冒險》(東立版)──我的部分到第六部「石之海」的十幾集都還是大然出版(十幾年前的大然真是風光啊,尤其是出版《灌籃高手》更是全盛時期,不料後來竟會那樣快地傾頹覆滅),但最後幾集(東立出版時改為「STONE OCEAN」)以及第七部的《飆馬野郎》都是東立版本。

  這一、兩個星期裡我先從總算買齊的《JoJo的奇妙冒險Part.7:飆馬野郎》(共24集)讀起,再讀《JoJo的奇妙冒險Part.6:STONE OCEAN》(共17集),跟著跳回此系列的一開始,但第一部只讀了兩本就沒有興趣,第二部也跳過(前兩部都是波紋氣功,比起後來的替身能力實在遜色太多),直接朝第三部「空條承太郎」、第四部「東方仗助」、第五部「喬魯諾.喬巴拿」進攻。近一百本的量,真是不小的閱讀工程。

  這套漫畫系列的超級爆點就是漫畫家荒木飛呂彥在第三部以後所設計的「替身」能力。最初替身還叫做「幽波紋」,後來則幾乎沒有再提到這個名稱,完全由替身此一專有名詞制霸、定義了《JoJo的奇妙冒險》的特殊質地與輝煌能量。

  而什麼是替身呢?簡單來說就是一種可以形體化的精神能量。換言之,也就是漫畫人物的第二副身體(器具)。但這個替身一般人是看不見的,唯有可以操控替身的替身使者方能看見。而每一個替身都有一個專屬的特異能力。這套後來雖然也公式化了的漫畫,最讓我感覺到詩意飽滿的就是對替身能力的設計──當然,不是每一個人物的替身都精彩,有些還挺讓無聊的。

  我個人以為《JoJo的奇妙冒險》最值得鑽研的不是漫畫裡面強調的正義信念或友情光輝、英雄熱血等價值,而就只是替身與人物個性的完美結合與隱喻。其中最精彩、我也最喜歡的的應當是守護杜王町為主題的第四部。

  先說說第四部的主要人物東方仗助吧。他的替身是瘋狂鑽石(Crazy Diamond),其特點在於「修復」,亦即東方仗助擁有治療的神奇能力(除了他自己,他沒辦法修好他自己受的傷),包含遭到破壞的物品也能被他的能力復原。而他要怎麼修理敵人呢,其中有一次仗助就破壞了一顆大石頭,運用瘋狂鑽石修復,且將一名殺人犯封在石頭裡,相當有意思。

  這個能力顯然與他的名字「仗義相助」、其溫柔個性和守護其生活的家鄉杜王町的精神命題徹底地凝結成一個整體。而在此套漫畫,第四部也是反派角色存活最多的一部,也就是以東方仗助為主的好人陣營,除了邪惡的連續殺人犯外,其實並沒有大開殺戒。相反的,他們在修理壞蛋以後,通常還能與之相處,甚至一出場是反派角色的人物到後來也會協助好人陣營去解決問題。

  此類將人物能力、命運與整部漫畫的主旨作集合的作法,恰恰是最詩意、美麗的部分,也是我在武俠小說裡做的基本準備。我總要求必須讓一個人物的武藝與他的精神內容相融,以成為深刻的隱喻,譬如《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一邊是為了在黑暗的環境裡生存下去而不得不破壞的鋒驚形(他用的是象徵陰莖的槍),另一邊則是來到溫柔之境被該地的人心與善意修復靈魂的天下夢媧(她的武器是指涉女性陰部的環)……

  我始終相信這才是武俠的可能性與最能具備詩意發展的未來路徑。

 

  03.Ⅱ

  《JoJo的奇妙冒險》的每一部都有個漫長的行旅,要不是跨洋之旅,要不就是美洲西岸到東岸的騎馬征途,唯獨第四部自始至終都發生在杜王町,完全沒有離開這個城鎮,而替身使者們的任務就在於守護這個讓人詩意棲居的場所。

  守護,始終是《JoJo的奇妙冒險》系列的主要命題之一,譬如第三部空條承太郎為了守護母親,第五部的喬魯諾是為了守護他所在的城市,第六部的空條徐倫則是必須守護自己的父親空條承太郎,其中第四部則是把守護這個概念發揮得淋漓盡致,不但有東方仗助一群人守護自己居住的城鎮,還有照片裡的幽靈守護著連續殺人魔吉良吉影(守護的意義在此分歧為正義的守護與邪惡的守護,十分有意思)。另外,第四部裡深入城鎮生活的各種想像與設計,特別引誘我的喜歡,譬如義大利麵店和美容院的老闆便個別擁有以融入麵食與美容技法裡調養顧客生理機能與召喚幸福的替身能力,等等的,都相當具有讓人歡喜的、美好的日子的在地氛圍。

  第四部與其他幾部還有一明顯區別在於其他六部都有一出發和抵達的概念,從一地移動到另一地,但第四部卻沒有,由始至終都環繞著杜王町,這也就是說冒險不一定在外地,在自己的日常生活周遭也能發生的。這個變化挺有趣的。

  而就在這樣子的城鎮時光裡,有兩個人物特別吸引我的注意。其一是瘋狂愛戀著廣瀨康一的山岸由花子,她的替身是Passion Lover,能力是自由地操控頭髮,可以讓自己的頭髮侵入射程內的人進行綑綁與破壞。這個設定非常的日系恐怖片,譬如《七夜怪談》的貞子、《咒怨》的珈椰子,園子溫則很乾脆的有一部《美髮屍》,透過頭髮的纏繞來象徵女性巨大的怨恨意志。荒木飛呂彥在漫畫裡也透過一個鑽牛角尖、偏執得可怕的山岸由花子來表現對戀人的瘋狂佔有情緒,真是把日本女人的特有典型(譬如割下戀人陰莖趴趴走的阿部定)描繪得極極到位。而那素來扮演男性目光聚焦點的烏黑長髮,立刻演變成恐怖的殺人武器。

  說起來,梁羽生的《白髮魔女傳》也有個為愛白髮的魔教人物練霓裳,而電影版更誇大了她以髮殺人的可怕威力。我自己的《天敵》也有個把劍藏在髮裡進行夢幻如死的招式的獨孤二夢。

  女性的頭髮一直都有著雙重性:美麗與殺戮。這大概不是什麼太離譜的結論。

  另一好玩的角色是漫畫家岸邊露伴。這傢伙的替身是天堂之門,能力是當有人看到天堂之門畫的圖,那個人就會被變成不能反抗的書(畫面是:臉孔變成書頁),可以任意翻閱,且岸邊露伴也能在書裡設立特別的精神隱藏條例(潛規則),比如說禁止對方傷害自己,於是敵人就無法對他採取任何行動。這不正是對漫畫家(任何藝文作者)猶如上帝般君臨、主宰整部漫畫(作品)之權力隱喻的揭穿?!

  而岸邊露伴的誇張之處在於他為了追求逼真感,乃到處濫用自己的能力,竊奪他人的記憶與人生,即使最後被氣到有夠火爆的東方仗助揍個半死(岸邊嘲笑仗助的頭髮),仍然要在受傷的狀態下拚命地把為什麼平常個性溫和的仗助只要頭髮被嘲弄就會變得狂野、暴力(跟仗助童年的經驗有關)的故事畫下來,雖然誇張化了,但我讀到這裡真是又氣又好笑的同時,也想到自己無論發生什麼事總會想到要把當下的梗留存下來的第一反應哪!

 

  03.Ⅲ

  《JoJo的奇妙冒險》第五部主人翁喬魯諾.喬巴拿的替身能力與第四部東方仗助類似,但又有點不同,喬魯諾的黃金體驗是創造力,而非瘋狂鑽石的修復力,但它們都擁有生命能量的質地,不一樣處則在於瘋狂鑽石將損壞的部分再生回來,而黃金體驗卻是把物質變換為生命體,比如把一顆鈕釦變成眼睛,放回自己失去眼睛的眼窩裡──這兩種替身能力哪一個比較高竿,大概很難分高下。

  而我覺得十分好玩的是,理論上具備良善意味的瘋狂鑽石、黃金體驗一旦使用起來,也有著相當可怕的破壞力。它們一個能夠利用碎片拼回物體的特性狙擊敵人(例如東方仗助敲碎了磚塊,握著其中一塊碎磚,然後啟動瘋狂鑽石復原磚塊,那麼站在碎塊還原於石磚之路徑的敵人就會被碎片貫穿),另一個則是可以透過變換物體與生命的狀態予以刺殺(例如喬魯諾就曾把一隻手槍變成香蕉,當敵人剝皮時,就等於按下扳機,這時香蕉又變回手槍,自然就擊發了,導致對方看起來像自殺)。換言之,修復與創造這樣美好的本領亦能破壞。荒木飛呂彥獨到的設計使得瘋狂鑽石與黃金體驗躍居為我最喜歡的替身群像之一。

  但《JoJo的奇妙冒險》不只正派人物的能力精彩,就連反派替身也充滿詩意,譬如貫穿一到三部的大反派迪奧的替身是:世界,其能力在於能夠暫停時間五到九秒;而第四部的吉良吉影的替身是皇后殺手,能夠自由地操作炸彈,能力最後進化成四種:被他觸碰的人就會變成炸彈,皇后殺手的左手可以脫離變成緊咬不放、追蹤敵人的自動型炸彈,可以將平常人變成炸藥且設定為將追蹤者殲滅後又重返原來的時間點(不斷重播的一天),結合貓草的空氣彈能力而成的空氣炸彈;第五部老大迪普羅替身為克里姆王,簡單來說就是能削除時間,跟停止時間時所有行動都靜止不同,克里姆王能把十幾秒的時間除去,也就是說,這十幾秒間發生的事全部被取消了,其間的事一概不存在,只有克里姆王知道發生什麼事,而對手卻只有時間產生飛躍、根本莫名其妙的知覺印象;第六部普奇神父的是C-Moon,其能力在於操縱重力,以神父身體為中心,其餘事物都無限、無限地往下墜;第七部的法倫泰總統,替身是D4C,一開始是從事物的夾縫(比如折起來的床單,門與牆壁、椅子與地面的夾角等等)自行或攜人前往相鄰世界(也就是平行宇宙)的其中之一,除了他本身不受影響以外,其他人一旦遇見另一個自己就會發生肉體擠壓到暴毀的現象,後來呢D4C還發展到能在光的縫隙間穿越……這些替身能力都詩意得要命,擁有比正派替身使者更神祕的潮濕感。

  而說起來啊,我的身邊也有個替身使者,隨時用她綜合了瘋狂鑽石與黃金體驗兩大替身而成的超級能力,為我復原、修補千瘡百孔的身心。在我面對文學獎工作沒有亮眼成績(也就是說很可能斷炊的情況)而軟弱、沮喪、悲傷的時候,她總是能把電能傳導過來,把一些平凡無奇的物質與語詞變得明亮和溫暖,讓我果決地挺過去,還原本來就屬於我的頑固──是的,夢媧就是我的替身使者。最強大的那個。

  而我很樂意為夢媧的替身命名,那個無比柔和的替身應該叫做:上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