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眠〈他人的天使〉在《中國時報》20131027  .

  一家子人開了兩台車浩浩蕩蕩地駛上高速公路,滑下交流道,在蜿蜒如蛇的山道推進二、三十分鐘,終於抵達猴硐。假日人滿為患。一路過來,望見那麼多人背著璀璨的日光在行走你又猶豫又憂鬱。

  獃坐車內躊躇於要不要就那樣擺爛不下車。但不由分說,小姪子過來童聲秩語喊你、扯你。你不得不回應他晶亮眼睛中對世界的好奇與期盼。再說這本是專為你舉辦的遠遊,你怎麼能辜負美意。

  抱起姪子,往外移動,一時有點畏縮。天上太陽姿勢狂放,熱焰四射,但空氣沁涼,肌膚被清風吹襲轉眼浸潤透明。蓊翠的遠山在那兒秘密地呼喊,鼻子彷彿嗅到空中漫遊的綠意。張開嘴巴,舌齒間不期然纏繞輕盈滋味。溪河以清脆的歌聲唱著,耳朵泡在叮叮淙淙的細語,感覺舒緩。

  心中有些什麼慢慢靜靜解開。

  穿過草地和木搭的棚廊,經過荒廢猶如面目模糊的古老神祇、標示瑞三礦業公司的廠房,朝車站移動。兩歲多的姪子一路開懷嚷著,瞇瞇、看好多好多瞇瞇,之興高采烈的。大人們早告訴他今日是為看貓而來。

  馬路另一邊是猴硐車站。迎面一尊大大、模樣可愛的黑鼻貓塑像。姪子從懷裡爬下,蹬蹬跳跳往前,指住它呵呵笑。你們拍了些照片。隨後爬上樓梯,沿著兩側裝飾各種貓繪圖、細長的空中走廊走。後頭即貓村。在那兒有小心貓出沒的木牌。鄰近自然有幾隻閒逸街貓,悠哉閒懶地漫步或睡日間覺去,一點也沒有平素在城市瞅見的貓那般緊張、焦躁。

  你猛然被一股很深極深的東西圈住。

  你亦收養兩頭貓。牠們是天使,令你封鎖的憂鬱王國有體溫與光。你常覺得對不起牠們。因為憂鬱症,你老把牠們同你關在黑暗的房間。或許那是違反牠們意願、十分強迫性質的宅生活。此刻你眼前的貓,愜意、毫不在乎地暴露於眾人目光下,牠們是這個村落的主人,你和其他的人都是訪客。

  一直以來,你對四處藏躲的野貓有著怪誕的投射與認同。你讀過詩人隱匿提及貓們被人類惡意與蠻橫傷害的可怕處境──那是暴力悄悄異變過的微型屠宰。你也知道在有河Book周遭一帶常常有貓咪保衛戰的發生。朱天心的一本書裡頭稱呼那些溫柔對待、尊重貓咪生命權的人叫貓天使。在這座山城,天使也以一群人類住民的形態顯現。

  而這一天是難得溫柔的時光。在看貓的日子,你目睹許許多多、形貌不一的天使。回程心中有一點東西甦醒。長久覆蓋你的黑冰,破碎──家人不都也是你的天使?他們不就為了讓自認被遺棄人間、猶如流浪貓的你體驗世間終究有不可讓渡的純粹關懷而堅持走這麼一趟?

  而有沒有可能你也成為別人的天使?

  你應該試試。你必須如此。

 

 

  感言:

  感謝作為我核心與動能的女友夢媧,感謝我們的貓兒子貓帝與魔兒,感謝妹妹飲花、小妹雨懸的砥礪,感謝主辦單位人間副刊與評審們的捕撈,感謝我父母長期以來的許容忍,更要感謝這世間那些天使一般人們所帶來的溫柔時光。

 

 

 

 

 

創作者介紹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