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實體書封面 

  天下夢媧:「只是,再怎麼強大、深邃的功藝,到頭來青春啊,都還是會毀壞的。

  天下夢媧懂得這個道理。萬物法自然,不能違逆的,就是不能違逆。她放下胭脂盒。這張臉,這具軀體都是她不可閃躲的原形。她現時就是這樣。而是怎麼的,就是怎麼的。又何苦多作粉飾、偽裝呢!」

        ──沈《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

  天下夢媧:「這跟天下夢媧的柔性形象不大一樣。夢媧期許自己如水一般,去吸收、消化和承載聖房人的意願、所欲。她不願意以自己的意念凌駕在其他人之上。她喜歡均衡、協調。她只是專注地傾聽,然後試著做出適切、人人都可以接受的決定。

  而宗慕象雖能夠精密地規劃、籌謀和執行,但他就像是大孩子,帶著一定程度的隨意性,像風一樣,自由來去,讓人感到清爽不羈──這恐怕才是他最迷人的地方。夢媧和他會面時,能夠感覺到周邊的人打從心底支持他。他不像首領,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直接深入到神團人的裡面,去和他們嬉鬧、翻滾。宗慕象有著獨特的親和感,這也是天下夢媧辦不到的。」

        ──沈《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

  天下夢媧:「夢媧抬眼看眼前穿著樸實、最多不過二十七、八的男子,方正的一張臉,不算俊,但自有一種惹人注目的質量,特別是身上帶著一股平緩的味道,有如一片稻田在日光照射下閃閃發亮時所激發、飄散的氣味,自然的芬芳。說起來呢,天下夢媧這才想起宗慕象的味道,幾年前至今,依然輕輕淡淡,乾淨得令人聯想到風的本身──

  夢媧想,可以直接感覺、接觸氣味,而不僅僅是在回憶裡,是多麼好,而想像中的那個黑衣少年的味道啊,應該是最複雜的,因為太過於複雜,我根本不能辨認,應該是吧。」

        ──沈《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

  鋒驚形:「只要鋒驚形一推開他的房門,一切都底定了。他感覺得到一切都已就緒。鋒驚形盯著那扇門。這是他的寢室。他在這兒當了唐離詩的男人幾年的時光,而她已死了多年,就死在這兒,她的人生被終止了。而他則還在這裡,虎猛猛地活著。

  這是他在無神門的起點。

  爭霸的起點。」

        ──沈《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

  鋒驚形:「鋒驚形的核心呢,只有那個白衣少女,只有她。

  只有那孤獨的,漆黑無比的時刻裡,他們在驚電中的相互凝望。

  那個場景被鋒驚形深深地藏起來,無人能見,而他馳騁在沒有人跡的荒原上。

  在那裡,只有我和她,無邊無限的黑暗,只有這樣,沒有更多了。

  在鋒驚形內心的盡頭,有一個終極的場所,都屬於白衣少女,此外無他。」

        ──沈《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

  鋒驚形:「鋒驚形即將要踩到那個位子去,完成他空前絕後的事業。

  鋒驚形就要是無神門之主了。很快。很快就是了。

  然則,他卻一點欣喜之感也沒有。因為對鋒驚形來說,真正重要的人沒有在身邊。那個直接在他內部造成撞擊,留下一種壓倒性、絕對感,甜蜜的交換與救贖的白衣少女,卻不在他身邊。她不在,鋒驚形的事業就有匱乏、空缺啊。」

        ──沈《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

 

 《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實體書封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