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想-2011-20乘60cm-水墨-絹_0517小

摘要 
她們必須走上別的路,她們必須認識女性的力量不同於男子的力量,女性對力量的理解也大不同於男性,她們必須知曉不管是崇拜武力或者畜養奴隸都是男性的標準思維,她們要做的就是不把男人所信以為真的模式當一回事。

 

 

第九日暖

 

 

顫虎的身影來到心中,清晰絕倫,像是他就活在她的裡面。

 

而日暖倍感困惑,她不知道應不應該──不,不對,那是不應該的,本來就是不應該。日暖明明就知道顫虎和她是錯的。怎麼可能正確呢?她摸著右手的鐵玉鐲逼自己想著王,她試圖想起王的樣子與恩惠。她怎麼能夠辜負王呢?

 

但下一個瞬間,日暖心底又浮現顫虎的身影,瞬間取代王的聲影。

 

她的心口一陣一陣微小的爆裂密集地發生。有一頭暗而絕望的野獸撞進日暖的胸坎,戮力傷害,將她撕成一塊一塊無魂的碎片。日暖深深吸一口氣,吐出,再吸,復又吐氣。日暖設法冷靜下來,她拒絕對心中的悲傷完全臣服。

 

但她忍不住哀悼自己,也哀悼腦海裡若隱若現的顫虎。變得零碎的心啊。日暖曉得如此下去他們會觸犯髮門規矩的,這是危險的,這樣的情感是大錯特錯。她得做些事分心。是了,日暖必須有別的作為,轉移現在心心念念的思慕。

 

失魂落魄的日暖迫使自己離開房間,盡可能動作起來。恰巧她看見錦心姊姊站在第四小橋上。日暖快步走著,幾乎是跑起來的去至正凝神望著如逝流水的第四女色身邊。她開口便問,「姊姊在看什麼呢?」

 

橋下到底有什麼?日暖讓自己好奇起來。她俯瞰王特意讓人在王者樓周圍挖鑿、且引水注入的環形溝。裡頭,就是水。都是水啊。有哪裡好看的呢?錦心姊姊沒回覆日暖,她伸出右手食指,指住河面。日暖不懂。

 

上頭除了水,就只有一雙倒影。那是日暖和第四錦心的倒影,兩條美麗的倩影在流水上搖搖曳曳。水清無魚,因此更顯得她們的風采。一種是纖細緊張得像是有什麼要迸破,一種則是含春少女止不住的明媚柔美。

 

日暖曉得自己美,顫虎也知道,他何其迷戀啊,他望著她的眼神,像是天已經塌了,他則站在最深的黑暗中,至死無悔地眺看著──不,不關他的事,不能想他。不要再想了。日暖蹙眉閉眼,心口依舊是此起彼伏的破裂。碎得更細碎。

 

第四女色的眼睛轉向日暖。在錦心姊姊的視線裡,日暖看到極致、極致的憂愁,像是第四錦心目睹了毀滅正在發生,那是一種深刻柔軟的哀傷,超越事物的表面,直達核心。非常認真悲傷著的眼神。

 

日暖忍不住上前摟住第四錦心,「怎麼了呢,姊姊?什麼事讓妳不開心呢?」

 

說完以後,日暖自己卻禁不住想著,但,為什麼要開心呢,有什麼理由值得開心?日暖就開心了嗎?有嗎?她快樂得起來嗎?有一股濃稠的灰暗強勢地勁掃而過她的胸坎。日暖繼續被震碎。

 

第四錦心靜靜地讓日暖抱著,沒有說話。她又能夠說什麼呢?她所預見的還沒有發生,也許幾天後,亦有可能是好幾年後。第四錦心現在說了又有何用?很容易陷入無端造謠的結果,不是嗎?

 

日暖曉得錦心姊姊啊是女色裡話最少的,少到她常常要以為第四姊姊是喑啞的。但其實不是。姊姊的聲音可好聽了,低低的,有著極大磁力。日暖歡喜聽錦心說話,所以老是纏著她。可惜啊,磨了很大工夫呢也不過是多了一點隻字片語而已。真是,一點用都沒有。真是的。姊姊寡言至此,日暖都不曉得她呀心裡都在想些什麼呢?

 

於是,日暖說,「就因為姊姊老是把事情憋在心裡才會不開心的吧,」日暖放開第四錦心後,直視姊姊的眼睛這麼勸解道,「姊姊應該多說,不要多想,這樣比較能開懷。」

 

日暖是個向陽的女孩。她總是心中懷抱著日光,總是如此,本來一直是這樣。但近來卻變得不一樣。有些無法消解的抑鬱持續堆累。光束正在遠去。她幾乎感受不到被陽光照射的滋味。

 

顫虎,有關顫虎與自己,形成日暖如今胸坎裡一抹好大的陰沉灰鬱。日暖當然不能背叛王,她沒有想過可以。新髮門的不成文規矩是這樣的,有一天,王會要她,而日暖該以此為榮耀。她原來就屬於王。

 

顫虎自是曉得這件事,顫虎不也講過她是王的女人嗎?但為什麼,為什麼他還要跟日暖一再糾纏?她和他是不可能的。不可能。他們都心知肚明啊。惟就是有什麼控制不了──

 

他們之間就是有一種速度。一種無聲但激烈的速度。宛如毀滅。

 

第四錦心凝視著日暖,表情依然夢幻而憂傷,眼神則像是什麼她都知道。

 

日暖對第四女色說,「姊姊真的應該時時說話的,別悶壞了,好嗎?」日暖捉住錦心的手搖來晃去,後者抱以淡淡一笑,猶若一棵封閉的石頭從縫隙處冒出一朵盛放花蕾似的,「對嘛,就是要這樣,姊姊笑起來真好看。」

 

素來沒有表情的第四姊姊一旦笑了可真是迷人。日暖握著她的手,錦心那些有力的指骨在日暖的手裡簡直猶如堅硬的兵器,「姊姊也太瘦了吧,是不是都沒吃東西呢?」

 

錦心似乎一直是十二女色最瘦的一個,好像遭受到長期折磨似的,雖然不到枯瘦,可總是讓人心疼。日暖說,「姊姊快點,我們去吃早點,我非把妳養胖不可,走吧,」日暖拉著第四錦心走下橋,往設置在王者樓第一層的吞食堂走去。

 

兩人前進之際,日暖瞥見岸芷姊姊出現在前方,右邊第三小橋則有如花姊姊的身影,一方姊姊也正走下左邊的第七小橋。日暖朝她們揮手。更遠處十二小橋的盡頭則是十二姊姊剛剛推開了房門──

 

日暖想起十二姊姊幾些日子講過的,「妳是好女孩,他也是個好孩子,但是,」紅顏姊定定地凝視日暖,語重心長地講著,「那是行不通的,你們不行,」日暖知道十二姊姊的意思。確實是。她跟顫虎是行不通的。

 

是行不通的,行不通,你們是行不通的,你們不行,行不通,不行……

 

紅顏姊姊的話語恍若無窮的回音,不可驅離。

 

(付費後,可閱讀當週完整連載。待續)

 

 

  完整小說內容,

  請至SOS Readerhttps://sosreader.com/project/12color/

  進行資助訂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