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眠〈戒絕望協會〉在《別字》試刊號第二期.png

         沈眠/寫

 

  絕望是所有人的酒
  從體內自行釀造
  整個世界充滿的酒
  日日夜夜
  無分彼我的
  痛苦痛飲痛死之酒
 
  我們來到這裡
  坐下來
  手拉著手
  心圍繞著心
  互相交換被太多現實
  固體挫傷的經驗
  讓我們分享
  說出爛泥和死水
  直認不諱吧
  說吧
 
  :
  我們是酒鬼
  所酗的酒
  名之為絕望
  :
  我們都是酒鬼
  我們有話可說但
  無顏面對
 
  一波一波從黑暗處
  騰起的浪潮
  像狼一樣
  來到心中
  滾過尖牙利爪
  那些凶猛的凶猛
  灰暗的灰暗
  它們是再尋常
  不過的日常
 
  而絕望是黑酒
  是我們的私釀酒
  絕望正積極地發展成
  完美的液體
  供應日日溺水的需求
  我們忍不住不喝
 
  (生命幾乎已經是氣體
  憂傷的氣寂寞的氣忿怒的氣痛苦的氣悲慘的氣……
  身體紀錄著每個人的氣體史)
 
  但在這裡
  我們都是來學習忍住不喝
  一起喊出來吧
 
  :
  今天不絕望
  Not today
  不要是今天
  今天我們
  不喝一滴烈火
  今天醒過來以後
  我們不喝
  一口絕望
 
  好的
  現在鼓掌
  謝謝大家的分享
  自由散開
  請回家用力睡覺
  但記得
  把今天的絕望
  留在這裡
 
  明天的絕望
  明天拒絕

 
 
  本文發表於《別字》試刊號第二期:
http://fleursdeslettres.com/blog/wp-content/uploads/2017/04/%E5%88%A5%E5%AD%9702_2017-04-02.pdf

 

 

 

創作者介紹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