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英雄熱:上卷 麒麟亂》.jpg

         沈默/寫

 

  近幾年,真要出版武俠小說,處境尤其艱難。主要是眼光願意凝望有所可能的武俠(而不是現有的既定的一般常識狀態下的武俠)的出版社幾乎是沒有的。溫世仁武俠小說大獎十年功十年勞結束以後,明日工作室收了出版業務,有志武俠的日初出版,礙於現實層面即使努力綻放但終究曇花一現,其他掌握金庸、古龍、溫瑞安等人的出版社,則擺明一切利益優先,可不管武俠的未來什麼,哪裏在乎武俠命脈的延續與否呢 (在這樣文學艱難的時代,出版社恐怕也只能自求存活,無有餘力挽狂瀾,又豈能怪責) 。當前,想要追索新樣貌新內容新精神的武俠儼然無容身之處──

  武俠也來到無用武之地的時代了。

  非網路動物的我,也不得不改轉往此一陌生領域繼續延展武俠的開拓。

  在SOSReader線上連載三十二萬字武俠《王的十二女色》後,費勁了幾年的時間,終於將【大虛空記五部曲】完成了。雖然很遺憾的,第一部《誰是虛空(王)》(第五屆溫武得獎作,但當時明日未出版,眼下礙於雙方權利故,亦暫時無法發佈連載於網路)與第二部《王的十二女色》都不能有實體書,不過至少【大虛空記】這個逾一百萬字的書寫計畫,我的的確確寫完了(《王的十二女色》初版十五萬字寫畢於2010年,但我老覺得不足,因是不能算是真正的完成),總算有頭有尾,能夠對得起自己,以及曾經或依然期待此一系列的人們。

  而【大虛空記】以後,我展開的新書寫計畫是【武林異色譜】九大卷──卷一是溶入犯罪推理小說、向Lawrence Block致敬的《幻影王》(奇異果文創),卷二是武俠與嚴肅文學並置同行的短篇小說合集《詩集》(角立出版),卷三是第九屆溫武百萬得獎作、對人心七情人性六欲探祕的《在地獄》(明日工作室)──此一書寫計畫,將會朝向更為繁複歧異的路徑走去,沒有同一的江湖,沒有人物與背景相通的關係,不像【大虛空記五部曲】明確處在同一片天空之下,【武林異色譜】就像一個星系的九顆獨立恆星,必須孤自發展。

  《英雄熱》是【武林異色譜】卷四,十萬餘字,分上下兩卷,上卷《麒麟亂》,下卷是《英雄繚亂》。《英雄熱》處理英雄書熱潮與興衰,一方面是凝視武俠小說黃金年代的崩解難忍,另一方面也暗自寓意當今風行的漫畫英雄改編電影。

  在上卷的世界裡,英雄是一門充滿創造的行當,無論是英雄書中的英雄,還是現實裡的英雄們,都還有著遠大的未來。基本上《麒麟亂》是常見的英雄少年成長故事,唯成長總是少不了幻滅,總是少不了動盪、毀壞、悔恨與澈悟。

  到了下卷《英雄撩亂》就稍微複雜一點,除了有三線敘事外,且主要人物已經活在英雄書盛世以後的萬事衰微時光,英雄書什麼的都不再切實際了。而在看似無所可能的環境裡,有志於此的人究竟該如何做如何堅持,才能繼續書寫?

  我調度不同人物對虛構故事與武學技藝的執迷狂戀,我思索著英雄與反英雄,我關注的是人和英雄之間的關係,人如何成為英雄,又或者生來有英雄命運的人如何違抗之、如何寄居於文字的想像之間、如何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人?

  而英雄到底是什麼呢?怎麼樣的英雄才算英雄?英雄在自身領域為英雄,但離開以後呢?在別的地方,英雄還能是英雄嗎?究竟動用絕世武藝的人是英雄?還是寫英雄的書寫者是英雄?《英雄熱》追究的仍是如此命題這般旨趣。

  其實,我一直明白,武俠小說漸漸(或已經是已經)的死了。

  武俠必須變成一個移形換影到其他領域轉生火燒變體火燎的名詞。

  在武俠都不武俠了的時代,我堅持作為武俠人,是一場任誰都笑不出口的喜劇,也是一種教人哀無可哀的悲劇。不再需要武俠的世界,依然世界。而沒有武俠的世界,對我來說,卻是世界失去名字,像是死。

  說到底,是我需要武俠,而不是武俠需要我,更不會是世界需要武俠。也因此,《英雄熱》寫的、我真正想說的,不外乎是我對武俠的悼亡、深情追憶,以及最後最後的用盡可能──關於武俠未知數的探索和重新定義。

 

 

  沈默《英雄熱》於鏡文學: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6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