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春去春又來〉沈眠〈繁衍〉〈精確〉〈難飛〉〈離婚協議〉在《有荷文學雜誌》第24期.jpg

         沈眠/寫

 

  一群人站在這一邊
  少數而覺醒
  把痛苦的旗幟扛在背上
  聲響沉重地
  押送自身殘餘但堅固的誠實
  走進反核能的遊行隊伍
 
  他們並非杞人
  也不是無意義的恐懼
  成為社會的螺絲
  最大責任就是提醒
  整個齒輪組的倒數毀滅
 
  那一邊,有另一群
  絕大多數的人
  夢幻著更多娛樂
  從不檢視官方說法
  只要與狗一致
  在鍊子下飽暖思欲淫
  就算是末日也可以歡迎
 
  牠們深入畜生道
  停止天賦的思索機能
  反對人生是嚴肅的
  只願意輕快得轟轟烈烈
  讓速度決定一切
 
  我所困惑的是:
  究竟是哪一邊堅持製造
  最初的正義
  又是哪一邊在
  生產更多的邪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