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眠〈河岸漫遊紀事〉在《明月之詩:喜菡文學網新詩選》.jpg

         沈眠/寫

 
這裡的河流,只有一次
時間在此,安安靜靜鍛鍊美感
以及流逝型的哲學
斑駁的日月,批次離散於玻璃上
緘默者行走其間,穿過抒情性的雨水
多層次的愛抵達此地,相遇卻無聲
如煙火嚴禁工作
 
那些經過,天光與夜色
山景、夕陽燃燒、雲霧變形
千萬種深情的方式,齊聚你的眼中
 
人生或者長滿崎嶇的幾何
痛苦比詩意更為真實,更容易被擊潰
恍惚如慾望斷裂的羽翼,垂直落下
 
而群貓崛起,氣氛如許明媚的
運動,女作家的雕像始終
堅硬地說著世間空前的大溫柔
有些名字暫時不在了
但他們都至此,留下擦得雪亮的聲影
 
空氣狂奔而過,自由自在
摳起最迅速的胎記
像是配戴音樂,美好地淪陷
 
就把觀音山的經典
看作寂寞過後,看作心底逐漸
龐大起來的金屬
更多傷痕定義形形色色的生命種類
那些河流的故事刷過旅人耳傍
而餘生成為歷史中形狀合宜
溫度巧妙的靜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