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眠〈憂鬱堂.吉訶德〉在《好燙詩刊:精神/運動》.jpg

          沈眠/寫

 

  風車是優美的
  在大自然的風光裡
  看起來像是甜美動物
  風來了
  它們搖擺
  像是被情歌
  煽動起來
 
  我試圖為偉大的堂.吉訶德
  介紹偉大的當代科技
  像維吉爾領但丁
  從地獄到天堂
  只不過我們的行旅
  是逆轉
  是一路滑降
  到最底層的絕望
 
  苑裡的風車
  一具一具醜陋機器
  看起來更像巨人
  更值得擊倒
  但堂.吉訶德望之興嘆
  他瘦得只剩下
  意志而已
  只剩下一陣風
 
  他的喜劇精神
  不再英勇
  他的槍不再具備
  野蠻的韌性
  他的反骨被折疊
  笑聲被損害
  在這個偽裝憂鬱的時代
  堂.吉訶德的好玩
  比雲煙更輕
  比希望更容易被消解
 
  於是,狼來了
  太陽才會來
  利益被程序與法律掩藏著
  滾滾而來
  財團莊重地披著狼皮
  驅趕總是以為事不關己的
  馴羊們
  送入病院、屠宰場
  他們轉載的太陽不過是
  絕望以前
  虛構的
  過度龐大的糖果
 
  而堂.吉訶德終究只是
  我的一場午後之夢
  一種提前
  預告的憂鬱
  隨著烈日張牙舞爪
  即刻七零八落
  我又恢復
  屍骸一樣的知覺
  等待下一場
  憂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