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眠/寫

 
  它長期維持良好的沉默姿勢
  矗立於二樓書店
  向著繚亂人煙的河岸
  向著滿天雲彩和佛光一樣普照的夕陽
  向著挺入寂靜與思索更高維度的觀音山
 
  許多詩人在它光滑的軀體
  寫下歲月的靜態
  猶如透明的草被神的撫摸一層一層完好植栽
  字詞們自在地呼吸明亮
  那些聲音流動且日益茁壯
 
  晚間,淡水月亮高踞在正確的位址
  指點著無數叢地面的影子
  穿梭如織並裁縫成舉世的溫柔
  但行人們個個擁抱
  自身的光害
  看不盡彼此寂寞
  情愛恍如心中的靜物
 
  終將消逝的
  玻璃並不以遺憾關閉為結論
  相反的,它始終保持敬意
  融接形形色色的夜景
  琢磨著時間變鈍
  好讓我們嘴裡的野草變得更少
  重組龐大開闊的語彙
 
  是的,它只聽不說
  一直全神貫注的裡面
  所有風花雪月自動轉換到人間煙火
  浮雲也就全是富貴
  轉眼,宇宙穿越我們
  至此無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