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眠閱讀姚瑞中《巨神連線INCARNATION》在《聯合報:聯副•周末書房》20180324.jpg

         沈眠/寫

作為台灣攝影藝術指標人物的姚瑞中,90年代至今,創作不綴,擁有許多著名作品,如《本土佔領行動》、《反攻大陸行動》、《天下為公行動》等,近來除了主編《攝影訪談輯》叢書,精選與訪談台灣攝影師外,還有《巨神連線》問世,在這本攝影書他以多面向、多角度的攝影,記錄島上諸神的樣貌。

其鏡頭下,台灣眾神並不堂皇富麗,並不神聖,反倒是異樣孤絕的、雜亂斑駁的、迷離模糊的,甚而宛如被遺棄,在無人(信徒)的畫面中,巨大神像面對群山林木、海岸波濤、廢墟焚跡、破舊街景等,無與倫比寂寞。

姚瑞中拍攝神佛正面,拍背部、側身、倒影,也拍被焚燬焦黑的神像,也拍祂們在日曬雨淋下難免破損,拍祂們遠遠小小地置身在世間,拍道路反射鏡中、雨中玻璃、汽車後視鏡中的祂們,拍路邊與便利商店、籃球場共存的祂們,拍沉默地立於湖中的祂們,也拍被窗欄或樑柱或撩亂煙霧或鐵絲網遮蔽、阻擋的祂們,拍未完成、尚搭建骨架以及製像工廠裡的巨神,甚或是在公園裡與遠古恐龍、宇宙異形共同入鏡……

姚瑞中拍的是神佛與人類的共生,所以夾縫中的神佛,在《巨神連線》有不少張,比如在兩根電線桿、兩台遊覽車與狹窄巷弄之間或從巨神手掌虎口縫隙望見另一尊神佛。

《巨神連線》最有視覺衝突感的一張則為,一巨神威嚴坐鎮廟宇上方,而底下近處的房樓牆面卻爬著僅內著亮相的婀娜性感女體,神聖莊嚴與俗世色情同在,這不就是世間嗎?

我不由想到駱以軍的驚世小說《西夏旅館》:「圍繞在這夢中旅館,那男孩身邊的怪異神祕住客們,並不是什麼撈什子的總統參訪團。/它們不是鬼。/是神哪…/媽祖娘娘。清水祖師。劉關張三結義(主祀是恩主公關羽是也)。保生大帝。註生娘娘。文昌帝君。七爺八爺……」、「……圖尼克說: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變成另一種人。記憶修改術。口語模仿術。陽奉陰違術。宣示愛對方之術。遵照對方婚喪古禮之術。比對方深諳其所祭祀神祇、亡靈醮祭、陰鬼傳說之術。飲食口味徹底改變之術。懺悔(因為我們的族人殺了他們太多人)之術。所有的術到頭來仍是一場幻滅之夢。……

《巨神連線》那一張張檔案也似的神佛照片,也頗有《西夏旅館》一個個小房間的眾生故事所充斥的無數欲求、記憶、幻術的暗影氛圍。駱以軍寫諸天神佛與人交會現世,神佛也就有世間百態,且與人的關係,千絲萬縷,不滅不離。

姚瑞中沒有人的神佛照片,亦恍如幻術之境,諸神孤寂,但人的痕跡,那些世俗種種構成與物件,處處可見的電線、建物、造景、垃圾和廢棄物,無不暗暗喻示人的存在感。這裡乃有奇異對照:神是有形的,人反倒是銷匿無蹤的,然實際上神是龐大無形。唯神像具體化,恰如姚瑞中說的欲力驅動,因人渴願神佛庇佑,於是竭力虔心作為,造了眾多神像,圖以換取今生今世的富裕平安。

是故,《巨神連線》的另一核心是連線,是神與神的連線,也是人與神的連線。那些神佛攝像即是神祕無形網絡的具象化,同時又何妨是人之慾與權力結構的具體演繹。觀景窗裡裝的是世俗的眼睛,是灰白暗黑的凝望,並非單純的信徒崇拜,而是隱隱看穿巨神像後頭隱藏的人意人思。我以為,此方是《巨神連線》的重點,藝術的重點,不是給宗教以宗教,而是透過攝影的藝術之眼,照見呈現萬神之島的真實樣貌。

 

 

本文發表於《聯合報:聯副周末書房》2018032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