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煩



  一群雜音



  在眼球中央



  撩亂並沾食腐肉



  褻瀆古老的情慾







  宛若被逆生到



  意象的無人地帶







  便要野蠻了嗎?



  便要忘了摘擷



  嫩綠的詩?







  我漸感荒涼



  乃點燃眉角的魚



  字裡的夢



  



  一頁大火正騰越



  沒有風的牆內



  往外



  一枝野獸般的明日



  正發鮮紅的芽正延燒







  將黑點焚燬



  向寬版的月光



  向女子眼神的背面







  迴轉皎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