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莫默《GoDevil的魔鬼絮語》 (6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232.jpg 

          向夏日的深處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154.jpg 

         非常的專心研究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803.jpg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調整大小 img537.jpg 

  在吧台桌面上就著稀微的光讀著《里斯本圍城史》(薩拉馬戈/Jose Saramago著,秦於理譯,時報出版)正在挺入校對者的虎爛大法(他正要決定以慕貴謀作為此一在史實中加入「不」一字而造成的紀實偽史中的男主人翁)時,有個頭髮蓬蓬,戴著牙套,大眼睛(裡面的神采叫人驚)的女子(許茹芸演唱時,她熱情擺動的髮與背影也極其美好,彷若擦過湖面與一樹柳枝的風。老覺得在哪裡看過她,真詭異),突然湊過來說:你真有趣,第一次看見有人在這種地方讀書(──其實不是在自誇,每次去The Wall在演唱開始前,都卡在那兒讀的,不然呢?亂烘烘的沙丁魚罐頭場景裡,要幹嘛呢?當然把握時間繼續跟著那些超級會虎爛的大喀書寫者到處奔走、叫喊啊)。瞬間有種被說得很莫名,這位可愛的小姐也說得很其妙的錯愕感。要命,真要命。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旋轉對象 img487.jpg 

  島國流行樂裡頭也有些聲音是不介意只擁有少數耳朵的(對多數原則的叛逃,一向是極極激賞的姿態,然而這是相當辛苦、困難的)。譬如蕭賀碩。在以《碩一碩的流浪地圖》(華納國際音樂)拿到金曲新人獎之前,這個音樂工作者原就是個譜寫了不少詞曲的有料的人物,並且自己也成立碩果音樂工作室陸續發表各式作品。去年年中發表了《30...flying/三十...飛。》EP(亞神音樂娛樂),今年則是有《Stay》(亞神音樂娛樂)。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調整大小 img524.jpg 

  關於楊乃文,是從卡帶的時代開始的。她的個人專輯《ONE》(魔岩唱片)。還有由蘇婭、李雨寰組成的dMDM《愛上你只是我的錯》(魔岩唱片),楊乃文搭配dMDM演唱了一、兩首,當然重頭戲是她和李雨寰的〈愛上你只是我的錯〉。這兩張,手頭上的都是卡帶。把音樂側錄在黑色磁帶的物事。彼時,CD還不是單一選擇。妳還可以選花個一、兩百買卡帶。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旋轉對象 img490.jpg 

  張懸一直是島國音樂獨特的聲音。當然這是以有限、刻意選擇過的聆聽經驗而言。獨特是由於她的姿態。硬的姿態。那是靈魂的核心都是鋼鐵的硬法。簡直不像是個歌手,反倒像是求道的劍客。每刺出一劍,就是一次無路可走,就是一回生死。拿著吉他,在孤獨的肉身之道,尋求更深、更遠大的幽微。她的追索充滿著某種絕對的況味。嚴厲、深沉而具備疼痛感。但那其實是撩人的。雖然她的旋律往往都在最小限度做出迴轉和變化,乃至於你聽到的都是吟喃。無休止的獨白。然而躲藏在語詞後頭的觀察,對愛欲卻有著豐饒的凝視與諦聽。想,張懸的歌曲是非常接近愛欲的。一種靜止的撩人。一種動靜皆明的寂寞。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img386.jpg 

  一開始是因為一個女孩。男人跟她一起去聽了蘇打綠/Sodagreen在國北大的校園巡迴演唱會(妙的是去年因為搞不明白愛國西路的市北大跟和平東路的國北大而搞得團團轉,今年蘇打綠還真在市北大辦了巡迴,怎麼說都覺得有點諷刺的什麼在。詳見《GoDevil的魔鬼絮語》之〈聽見宇宙的邊緣──蘇打綠校園演唱〉)。那是頭一回聽蘇打綠。主唱吳青峯的嗓子沒話說,亮度很高的纏綿至深。曲子跟演奏也都叫男人喜歡。尤其是那種隱匿的趣味――一起在音樂裡玩耍、不停地翻覆的氣氛,讓男人的耳朵沉靜地脹大了。此後,蘇打綠成為男人少數會持續聽著的男聲。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旋轉對象 img373.jpg 

  一點點溫暖而深刻的什麼。這是你買了【棉花糖〔katncandix2〕】的EP2375》(棉花糖發行)的第一印象。在夢的雅朵/Mondialito的演唱會(詳見《GoDevil的魔鬼絮語》之〈就那樣溺進影子的甜──聽夢的雅朵《戀人絮語演唱會》〉),你第一次聽見他們。他們擔任該演唱的暖場歌手。他們的日子,和他們的〈遍地開花〉、〈2375〉。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013.jpg
  如果他的耳朵不清澈不溫柔,這個光頭男子就聽不見她的聲音。就必須刮除內在的深深黏附的汙黑的事物,就必須走出黑暗的風景,就必須變得有限而自由,就必須像是刨掉某一片赤條條的靈魂,就必須到光的另外一種容顏裡去。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641.JPG
  從〈醉人的詩意〉開始。這是默非常非常喜歡的陳珊妮的曲子之一。二月七日,晚間,The Wall的演唱。下午和M吃了煞是普通的甜橘牛排餐廳,之後隨意繞到紫藤廬去喝茶。時光悠悠,世界也悠悠而靜好地走向夜晚。在The Wall內等著隊伍的終端,入場。以《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雙封面之一短髮造型登場的陳珊妮就來到眼前。比起冷調感(見《GoDevil的魔鬼絮語》之〈所有的耳朵都在她驕傲的雨勢裡淋碎了──默聽《視覺系樂園》〉),淒迷的氛圍更適合陳珊妮。尤其是那些濃烈得無以化融的愛情見解,還真的非得在微暈的夜晚,透過身體小小而暈眩的搖擺,才能具體轉化成某種內部的縐折或者波浪。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SC001700.JPG
  那個歌唱的女子在她像是時間會永恆靜止的臉流下了眼淚。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些聲音妳就是不能抗拒。有些聲音妳即使被埋在憂鬱的生活底下仍然驚。有些聲音妳希望迎頭被痛擊。有些聲音妳熱愛到願意臣服。有些聲音妳感到被帶向更美好的境界。有些聲音,有些,就是不能被丟失。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關於生日,仔細想一想,除了有女友時期的和那個她一起度過外,還真沒在意過。那是無關於己的事。到來又過去。從子宮滾出來的日子,一年一年的標記點,然後呢?默從來沒看見過意義。除了身邊有個愛的女人在微笑的時分。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稍微,稍微有些奔忙的早晨。四點入睡,九點就把自己從溫暖的夢境拔起來,貓帝、魔兒當然又要抗議他們的天然暖爐不夠盡責了。真要命。但作為一個父親,總是在必須離開的時候,無有忘懷他們的各種姿態,甚至時時思慕著。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城市。城市與城市。遷徙。像是侯鳥。在城市之間以無人撫慰的身體,移動,漂泊,以及歌唱。所有流動的形狀都動盪地留在女子沉穩的眼神與嗓音裡。索愛的女子像是零餘者。為什麼。不為什麼。結婚吧。也許不。幸福在哪裡?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站在室外高台上等候入場時,風涼爽得拂擦而過。試著用手捕風。乳頭興奮得挺立。沒有顫抖。不夠冷。不夠。骨頭還沒被刮裂。身體還那樣驕傲,彷彿世界小於默的意志。但。但那所謂的意志隨時都會在世界的變動之中不堪地崩散。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終於,在長久的等待之下,陳綺貞的新單曲〈失敗者的飛翔〉問世了。這是陳綺貞獨立發行的第五彈。雖然早早便在《Simple Life》、《a piece of summer》等多場演唱會聽過。但當初的驚動一直還在,而且愈來愈綿長,並在心口處綿密成一種不失優美的嘆息。那是──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總是微微抬起下巴。仰臉。閉上眼。世界在黑暗之中變得遙遠還是變得更加切膚?打在眼皮的光是一種呼喊或者是寂靜的旋轉?她大大聲的像是要讓聲音撞破喉嚨的說著:「來Live House啊…」感覺到困獸般的痛以及志氣。魯迅也會這麼吶喊嗎?在時代裡誰都用自己的方法為自己的信仰與世界奮鬥無論參與或疏離。都是介入啊…世界作為個人經驗總和的輪廓,無法遠離。於是我們在孤獨與群體間都只能不斷驗證演繹世界的微小性。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透過音樂我們究竟想往哪裡去呢?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