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肉

  他也吃肉

  妳當然也跑不掉

  大家都吃肉

  像是跳舞一樣的

  每個人都吃肉

  (什麼肉都好

  雞肉魚肉豬肉羊肉牛肉狗肉貓肉海豚肉鯨魚肉還是嬰兒肉

  什麼都可以什麼都好都很好)

  妳知道

  搞不好連月亮都吃肉

  瞧石頭上那一片

  透明的肉

  被日光烤得很漂亮

  這會正鋪著吹涼

  也許

  我應該先咬住

  當仁不讓

  反正我的牙齒很硬

  舌頭也夠軟應該可以穿進

  任何磨得很亮很亮的

  飢餓

  而且

  沒人看見的肉

  最清澈

  像水一樣

  像純愛一樣

  馬上就會毀滅

  跳舞的時候不用多想

  就跳

  吃肉的時候不妨用力想

  專挾最暴力的部分

  嚥下,假裝最美麗

  尤其是人肉

  尤其是滿嘴輕盈的

  語言的碎末,像是

  雲的骨頭,總之

  吃肉記得找我

  記得。找我

  特別是吃妳的時候。





──97/6/27,吳俞萱主講「電影讀詩會」,《只賣有機肉/The Green Butchers》(或譯《綠色屠夫》),導演安德斯湯瑪士詹森/Anders Thomas,竹圍工作室。倒數第二次的聚會,採吃喝同樂會的形式進行,在大倉庫裡像是辦桌一樣(其實真的很有古早露天電影的氣氛)的high了起來。照例默又帶上鹹酥雞,一樣美味得很。電影文本,處理了一個賣人肉的屠夫的故事,有憂傷音樂輔佐的抒情敘事,也有清冷殘酷的謀殺曲線,更有原諒自身傷口的抿恩仇成份,在編導怎麼說都算是愉快的調度下,還是有了正果,道德的邊界又一次地被修整了,而動物、植物與人類的、以及吃與被吃的關係,更是編織得猶如某種血肉淋漓的破戒。這個時候,果然要非吃肉不可啊…







「電影讀詩會」網址:http://www.wretch.cc/blog/artscinem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