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眠〈我們掉落過〉〈比黑暗更遠〉在《文訊雜誌》403「草原副刊」.jpg

         沈眠/寫

 

探入歷史,夾帶整批無從悔悟的時光
它緊握屠宰場,它搧動整個年代的戰慄
經過我們此時此地完完整整的的毀壞
遍地走肉綻裂,許多的人都活在
難以計數的死的裡面
過度神聖的悲傷俯拾即是
 
神睡著了,化作幾十億種碎片
歇止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胸口
黑鳥一樣的慾望連綿變形,無盡無窮
田園如此衰老,如此的被迫充滿
形形色色灰灰黑黑的設計
好像已經沒有人願意做最認真的懺悔
沒有誰點燃內部光亮
試著照射那些綠色的故鄉們
 
眼看它鑿出最完美的破碎
火焰宣示的並非移動,而成為靜止
我們與滅亡對坐
 
時間伸手去指認的,或許是
龐然的蛇正坐吃空山
靈雨,它吞掉象吞掉文明自詡輝煌的成功
而我們頭顱斷折一樣的往回走
身體卻前進,前進到荒廢的未來
 
人生從來殘酷,而人原是溫柔
但黑暗說話
人生於是使得人必須適宜殘酷
黑暗又發掘更多尾巴
讓拚命溫柔的人亦不得不熱中於凹陷與爆裂
 
而有誰正沉靜地站在我們之中
交出黑暗的左手
我們不敢握
但遺忘終究令我們伸手

 

 

本詩發表於《文訊雜誌》403「草原副刊」單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