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開始有非常、非常不妥的感覺跑出來。老豆的笨腦袋裡頭突然有個什麼東西蹦得很直。很直。像是我們貓類兩耳貼伏時那直豎的尾巴。怎麼回事?「天空之石」是危險的東西?

   光亮突然湧出。

   老豆的眼睛瞬間被戳瞎了一樣。我什麼也看不見。紅茫茫的兩團殘影撲到眼皮下翻攪。好不容易歇止了那刺痛,我瞇了眼看,一小縫的。

   我怔住了。

   光來自七郎的火焰。空氣裡隱隱有焚燒的氣味。

   眼前的風景太過血淋淋。

   我看見一隻被剝了皮的三花貓倒吊在天花板我看見黃頭橘背白腹的小貓四肢怪異彎折且頭套在繩圈被吊起我看見藍白色毛的貓臉上被挖空了只剩一隻藍色眼睛我看見一個籠子裡幾團血肉擁擠在一塊只勉強辨識得出一條黑色尾巴我看見長滿橫肉似的黑色波斯脖子被扭到後側全身毛剔光整隻懸掛著我看見有橙紅色眼珠的灰貓單用尾巴纏住鐵絲吊著而他只剩腹腔以下的軀幹我看見乳黃色身體細瘦的貓被剁成四大塊對調應有位置被縫合起來於是該是頭的地方出現屁股我看見一隻一隻無毛貓他他被穿滿了鐵絲一條又一條該死的一條又一條沾滿血的紅色鐵絲………

   我看見。

   我看見。

   到處都是看見。

   單是眼前就是幾十具貓的各種歪七扭八的身體懸吊著。

   這是在幹嘛?不,這是不,不是,我,我,他們,我不!

   世界

   開始

   混亂了

   眼前,哪裡,出了極大極大的差錯。真的。這是不對的這是不可能的。淚水,以最刺痛的形式,從老豆的眼球破了出來。這玩意兒鹹鹹的,我不明白。

   「我不明白,不明白,我不明白。」

   老豆的話語鑽進老豆的耳朵,反覆的。而我正要被剝離了。像是突然有了灰霧,活生生的翻湧著各種形狀的霧,正迅捷無比地通過我所思維的這一切。

   一切都極盡可能的灰沉沉了。

   我感覺世界拉下了一層幕。

   我感覺體內也拉下了一層幕。

   晦暗無比的霧牢牢地卡進老豆的孔穴、縫隙。牢牢的盤繞。

   〔豹豹,穩住他。〕

   三腳貓遽地撲到我身上,不,老豆的頭。

   我感覺到疼痛。居然有點涼爽的疼痛。在老豆的腦袋的大而密集而灰暗的混沌之中,這疼痛跟夏季的雨沒兩樣,給了我個爽快。三腳貓的兩隻前腳的指甲正扒著老豆的頭皮。

   他懸空著,瞪我,不,瞪著老豆。

   非常近的距離,近到搞不好靈魂都能透析。

   瞪著。用他那像是老樹般的眼神瞪著。

   幹嘛?幹嘛啦!

   〔左拉,把CK的身體顧好。〕

   CK,不就是我嗎?我的身體怎麼了?唔嗯,我透過老豆的眼睛往下看,空空的,我的身體離開了老豆的手,該死,他的手居然給我垂在屁股兩側還沒骨頭似的軟軟地晃動!

   什麼時候滑掉了?

   我嘶吼了一聲。

   眼淚倒縮。

   「我的身體!」

   〔這裡啦…在這裡。〕細細的畏怯的聲音。

   死胖子拉,你最好別搞壞我身體。不過我發現那失序感又要上湧。等等。我得抓穩老豆的所有神經,我得集中,集中在操控這個笨蛋的心神,專注,專注啊…不能讓他又支解似的亂著。

   〔抓好他了,〕三腳貓的臉從我眼前滑開,〔不是只有身體。〕

   很意味深長嘛…

   〔我們需要你留在裡面。〕

   哼哼,沒有人類你們就什麼都辦不成了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