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球詩雜誌》05.jpg   

  再張開一點,不是大腿

  不是黑暗,而是妳的耳朵

  聽見了嗎?

  遠方的雨聲

  那是沒有深度的雨

  稀微如城市的一切、一切

  屋簷下垂掛的髮

  三千丈

  但我想到的總是簽帳

  埋單還有供應笑聲

  凹陷,失去路的行走

  寂寞,一切的錯過

  所以再張開一點

  把盒子張開

  把語詞從雨花裡取出

  把那個蘋果核還我

  它已經死去了

  帶著一些火焰,一些字

  以非常遙遠的姿態死去

  那麼,就這麼辦吧

  讓它跟雨跳舞

  讓我們,從來不曾存在於你和我之間的

  這個語詞

  一起降落

  在所有的雨裡

  在所有的舞蹈之間

  以稀微以冷淡

  寫在遺棄的河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