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從眼瞳焚燒起來的那隻傢伙,最後應該會就此化成一團火焰吧…而且還是黑色的哦,黑色的火焰,有夠厲害的,真的──這是讚嘆的好時機嗎?



  應該不是。喵哦。



  「你冷靜,冷靜,喂,你冷靜。」我試著召回他的意識。



  遠遠的。



  在門邊。



  老豆的身體這麼敗弱,要被火沾到,說不定會被燒熔掉。



  魔兒兩眼的白熱化的光亮逐漸退去。黑毛傢伙的眼神穿進了我的眼珠,聲音也是,冷冷的穿鑿而來:〔CK,你跑那麼遠是打算要?〕



  嗯〜沒事了?我有些疑惑。這超現實光景究竟是?那光亮最後並沒有蔓延開來的意思,唔嗯,魔兒也還是黑瞳孔,也還是琥珀色眼睛。剛剛那光沒燒壞他的眼瞳?怪異呢,怪異。



  魔兒說:〔終於有了。〕



  「有了?有多久?」我不自覺的脫口而出。



  魔兒又似笑非笑的瞅來:〔這種冷台詞虧你還真能挖出來。〕



  都是這顆笨腦袋的錯!哼。「不過你倒很能理解。」



  〔我一向擔任跟『夜洗者』──〕他沒說完。



  「幹嘛不說了?」我看他。



  魔兒撇開頭,視線遊回螢幕,〔總之人類愛拿生產開玩笑。〕



  經過我仔細的觀察,好像他真的沒被燒起來。好吧好吧,那就是沒事的意思。嘖,麻煩的傢伙。我慢慢踱向椅子。「你剛剛是怎麼了?好端端的,眼睛,居然,這個──」



  〔怎麼?〕



  「發亮啊,像是眼裡有東西燒起來。」我再度坐好。



  魔兒的側面看來正常得很。



  我伸出食指,碰他。



  是柔軟的軀體。有肉啊…不是機器貓吧這隻。類似那隻無耳藍色肥貓?該不會還牽扯到後代孫子之類的吧?………我稍微翻攪了老豆的腦袋,唔嗯,令人好不舒服的場景,要真發生的話。



  〔你幹嘛?〕魔兒的聲音像是拋飛的火屑,在我耳裡滾燙。



  「沒。」確認一下,你是,「活的。」



  魔兒那張沒表情的臉,只圓眼突然瞪大,像是在說廢話。



  廢話很偉大的,在人類的世界──老豆的腦殼內,這類廢話堆積如山(確實是山,在儲存櫃滿滿的大洞穴後頭很深的地方,有座很高很高的垃圾山,詞語之山,廢話之山,我壓根不想靠過去),多的跟什麼鬼一樣,比如善惡正邪那些有的沒的,唉,你不明瞭啦(其實我也是)。不過我大貓有大量,不跟你這頭小黑貓計較。哼喵喵。



  〔你看,〕魔兒的聲音指引我看著螢幕,「這裡。」他的眼睛倒映著瀏覽器跟許許多多訊號,〔這傢伙居然打算這麼做呢…看來『反流入』很嚴重。〕



  我看到了,「這首詩寫得好,有種漸次濃愁的畫面。甚至隱隱的我享受起那種心痛──哇,還詩咧,我都不好意思唸下去了,哈,這留言說你,你寫的,」我上下打量魔兒,「叫詩欸…」



  〔不。不是。是另外一層。在『潛』裡的。〕



  「另外一層?」在哪?我繃大了老豆小瞇瞇的眼。



  〔而且,詩,是屬於『潛』的。你得潛進去才能讀透、寫透。〕



  「所以,」看不出所以然的我,又把視線移回魔兒幽黑的眼珠子,「會寫詩的,全都是能進入,進入那個叫『潛』的鬼地方?表示他們很好?很厲害?」我看是很會互拍馬屁吧!



  魔兒甩了甩頭,耳朵挺直,〔跟好壞無關。只是有能力而已。〕



  「該不會又跟什麼『夜精』有關吧?」



  魔兒舔了舔舌頭,沒說話。



  果然又是。「對了,你剛剛說什麼來著?夜,哪個喜?」



  我感覺到了──



  魔兒又僵住了。



  該不會你真的以為我沒聽到吧?還是沒注意吧?天真,天真啊,你這頭黑毛傢伙。就算我沒興趣,也因為你的生嫩(太刻意裝作沒事),都注意到了,小黑鬼,噢呵…老實給我招來啊你!



  嘿嘿…我投以險惡的凝視,牢牢罩向魔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