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眠〈她的愁城我的困〉在《聯合副刊》20140826  

  鉛筆活著
  它只能畫出黑
  在白的處所
 
  幾乎是憂鬱的
  它寫下
  彩色兩個字
 
  依然是黑色的結構
  白色的環境
  沒有色彩
 
  它抑鬱的內部
  說出的濃烈
  始終漆黑
 
  我握著鉛筆
  為它想像
  生的各種繽紛
 
  這是愛
  最堅強的
  一部份
 
  無人斷然
  離去

 

 

 

創作者介紹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